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避風港(哨兵嚮導AU)更新03

#終於回家了:)今天睡了一天爽爽噠晚上攢足精神看德甲

#因為快開學了會比較忙所以每天儘量更一篇,兩篇交替來(躺

#順便預告一下我小夥伴的文→超級棒哦是紀錄片拍攝小組AU設定,他的lof是(老爺旱地拔松鼠)已經攢了3000字了大概很快就會發出來吧:)


Chapter03

晚飯後新兵的正式訓練就開始了,第一堂的理論教育是由第十一小分隊隊長米洛斯拉夫·克洛澤來給他們代課。九個新人湊在一起,期待這個傳說中偉大的戰鬥英雄,儘管他是一名嚮導,但功績卻是很多哨兵一輩子也達不到的高度。

 

克洛澤進教室看見的就是九個大男生窩在一起,嘰嘰喳喳的說著什麼。

“嘿!”他拍了拍門框,“小姑娘們,我們要上課了。”

克拉默和其他几個人快速的回到原位坐好,看著克洛澤走到了黑板的前面——一個堅毅且成熟的男人,確實很有魅力。怪不得諾伊爾給自己說原來塔裏面好多小姑娘都喜歡克洛澤,不過可惜人家連兒子都有了。克拉默惋惜了一下,然後他發現身邊的克羅斯雙手捧著臉頰神往的盯著克洛澤。

“托尼。”克拉默小聲呼喚了好幾遍克羅斯才肯歪一點點腦袋到克拉默這邊。

“怎麼?”

“你幹嘛那樣盯著老師看?”

“他可是我的偶像!”可能是克拉默沒有把握好自己的表情流露出了嫌棄,克羅斯激動的大聲喊了出來,隨即周圍發出一片哄笑。克羅斯的耳朵迅速變得通紅,他低著頭站起來,背著雙手不敢看克洛澤——他一定會討厭我,克羅斯沮喪的癟着嘴唇。

但克洛澤只是笑了笑,拍著他的肩膀讓他坐下,“謝謝你喜歡我。”

“哦,老師你太暖了!”羅伊斯誇張的拍手,還鼓動他旁邊的小胖子格策和他一起。

笑起來臉看着更歪了。克拉默想,包括自己在內的這九个新人特點還真是鮮明——歪臉羅伊斯和他的發小胖子格策,白眉毛許爾勒永遠一副太陽好大臉,看起來不怎麼高興的金特爾,兩頰異常紅潤的杜爾姆,分不清誰是誰的本德兄弟,絕對不能忘了長得和剛才見到的第四小隊隊長赫韋德斯超級像的德拉克斯勒。還有他自己的大小眼,克拉默對著窗戶眨巴了一下眼睛。

“那個小子,我們已經開始上課了,請集中注意力。”肩膀被身邊的德拉克斯勒拍了一下,克拉默看著克洛澤不好意思的說道,“好的,老師。”

“首先,我需要你們清楚的是,這裡不會讓你們與哨兵或是嚮導強行結合,也不允許存在任何屬性歧視。”克洛澤嚴厲的強調,“其次,你們的搭檔不一定和你們的屬性相配,但他們絕對都是超級棒的老師。如果你想要專屬自己的嚮導或者哨兵,這得要自己努力。”

“那老師你呢?”德拉克勒斯德拉克斯勒問道。

“我?”克洛澤有些疑惑。

“我的意思是,老師你有自己的哨兵嗎?”

克拉默很明顯感覺到身邊的克羅斯緊張了起來,信息素胡亂的分泌着,一旁的几個嚮導開始有些不安。他皺眉用胳膊肘撞了下,“嘿!”克拉默低聲警告。

“原來有,是我的妻子。”克拉默在克洛澤平靜的臉上看出了一點悲傷,“但她兩年前過世了,然後我就一直一個人。”

“抱歉,我不是有意……”德拉克斯勒局促不安的左右看看然後埋下了頭。

“這不是你的錯——好了我們現在說點理論性的,你們對哨兵和嚮導的瞭解有多少?”克洛澤微笑著轉移話題。

格策最先舉起手,“老師看我看我!”很快他如願站了起來開始長篇大論。

克拉默有些聽不進去,他現在的注意力全部在克洛斯克羅斯的身上——他能感受到克羅斯的信息素隨著克洛澤的每一個字在波動。

這太不正常了。雖然克拉默對這方面瞭解的很少,但他知道克羅斯對克洛澤好像並不僅僅是偶像崇拜那樣簡單。

 

厄齊爾帶著厚厚的几疊資料來到了會議室,他進來的時候其他人基本已經到齊。

“梅蘇特!”

厄齊爾聽見穆勒的大嗓門就不想理他,但其他人是故意的只把那傢伙身邊的位子空出來嗎。不爽的把資料‘啪’的摔在穆勒的眼前,“去給其他人發一下。”

“好的。”穆勒倒是挺高興的抱起資料給每一個人分發。

“好了梅蘇特。”默特薩克插嘴,“不就是托馬斯喝醉吐在了你的白大褂上面了,他不也給你道歉重新買了新的,沒必要再生氣了。”

“……”不說不要緊,提起這個厄齊爾就來氣,“護士服就是白大褂嗎?!”因為開會而壓低的聲音也藏不住的怒氣。

默特薩克老實的閉上了嘴,決定不參與他們兩個人的鬥爭。還是我的松鼠乖,他看著長桌一頭的拉姆,捧著臉笑着。

癡漢,也就你覺得菲利普和外表看起來一樣軟。赫韋德斯瞥了眼穆特薩克,然後扭頭對一直盯著自己的胡梅爾斯靠近笑了笑。

這都什麼跟什麼。施魏因施泰格捂住了臉,順便拍下波爾蒂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咚咚’拉姆用手指敲了敲桌子,打斷了彌漫在會議室的奇怪的氛圍,“現在開始開會。”他翻開手中的資料,纸张上面密密麻麻打印着進過特殊加密的文字,“這是米夏跟進的新情報,關於聯合政府‘清掃計畫’的最新進展。”

克洛澤在聽見那個名字的時候鬆開了翻看資料的手。

“我們現在要進一步完善我們的戰略部署,也要適度加強和其他隊伍的聯繫與合作。米洛?”拉姆試圖轉移克洛澤的注意力,“你這段時間先負責新兵的總訓練,可以嗎?”

克洛澤點頭,重新翻開資料,“當然。”他無所謂的聳聳肩膀。

其他人低著頭,感受著克洛澤那一瞬間變得失常混亂的信息素,而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會議結束都沒有得到緩解。

 

================TBC==============

22 Aug 2014
 
评论(4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