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第二人生(複生AU)(更新05)

#小夥伴們8天後再見辣:)千萬不要忘了我


Chapter05

“梅蘇特!幫我把睡衣扔進來!”剛安頓好穆勒準備刷一會兒推特的厄齊爾翻著巨大的白眼再次推開了客房的門。

“你少折騰會——”那個‘死’字在喉嚨裏轉了一圈還是被咽了下去,厄齊爾沉默著推開了浴室的門,“給。”

“你剛說什麼了?”穆勒關掉水龍頭轉身接過衣服。

“沒什麼。”厄齊爾看著穆勒前胸貫穿整個腹部的手術疤痕和其他零碎的傷口,詞窮的不知道說些什麼。

穆勒順著厄齊爾的目光看了看,很快笑了,“又不疼,誒,你有沒有?”

“在大腿動脈那裡。”厄齊爾拿起衣架上的毛巾扔到了穆勒的頭上,“頭髮記得擦乾再睡。”說著就推開客房的門準備回屋。

穆勒急忙拉住厄齊爾已經握住門把的手,“陪我聊聊吧,我那間治療中心都沒有認識的人,那幾周可把我憋壞了。”

已經張嘴打算回絕的厄齊爾猶豫了一下,還是鬆開手,轉身坐回到床邊,“想聊點什麼?”

 

‘哐——’又一個紙球被扔進垃圾桶裏。

拉姆疲憊的捏了捏眉心,這已經是今晚的第十二份草稿了。但仍頭疼的沒有想好怎樣更為穩妥的將隊友們安置到俱樂部裏面——遠沒有說起來的那麼輕鬆。

黑掉的電腦屏幕亮了一下,一封來自默特薩克的郵件。拉姆點開,幾乎是下一秒手機就響了。

“Per?我正在看,嗯嗯,大體沒有問題,有些細節需要和你們俱樂部面談。這週六?我看看安排……周日我們有聚會,能來及嗎?”拉姆翻看著備忘錄,“你保證一天能搞定?那就讓你們俱樂部的人週六過來吧,這幾天我不會出去。你也來?也好,到時候我們一起去小豬那裡,就這麼說定了,晚安。”

掛掉了電話,拉姆想起了波爾蒂昨天拜託他說,幫忙給他父母發個郵件說一下情況讓不要擔心——據說這兩天小豬那裡網絡信號爛的要死他都想打包走人了。拉姆翻出了波爾蒂發給他的有郵箱帳號和密碼的那條簡訊,打開網頁登陸了上去,很快他就收到了波爾蒂父母的回信。正準備退出去,滴滴的幾聲顯示又有一封新郵件。

“ULA?”拉姆覺得有些熟悉,他打開了郵件,彈出來的是一段視頻——一個帶著骷髏面具穿著黑斗篷的人。

“我們知道你的感受,我瞭解是因為我曾經也像你這樣,迷茫充滿罪惡感。但自從我放開心靈,便不再如此,再也不覺得恥辱。因為我終於明白,我們肩負使命,一個神聖的使命。我們死於2012年,我們是有福之人。記住,‘神將拭去他們眼中的淚水,只因他們從亡者複生而來,如同天使般純潔美好’。”

拉姆想起來了,ULA是什麼意思。UNDEAD LIBERATION ARMY——活死人公社。剛才視頻中的主角,就是被門徒們稱為‘不死先知’的領袖。

從第一批半死症患者迴歸社會後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這個組織就開始策劃了多起針對性的恐怖襲擊——用一種叫做‘藍色赦免’的藥丸使服用者回到喪屍的狀態。名義上希望替半死症患者謀得更加權益,是為了消除社會和政府的歧視與不尊重。這樣的襲擊持續了將近兩周,因為上一個月剛出臺的《半死症患者保護法案》,情況才稍微有所緩解,但現在看來……拉姆關掉了退出網頁關掉了電腦。

“爸爸?你怎麼還不睡?”尤裏安揉著惺忪的睡眼,站在書房門口問。

“這就來了,小心一點兒。”拉姆小跑過去幫尤裏安打開洗手間的燈,“爸爸先給隊友發幾條短信,你上完廁所乖乖的先睡覺,好嘛?”

在得到兒子肯定的答復後,拉姆重新回到書桌旁,編輯短訊群發給了PDS的那些隊友們之後,簡單收拾了一下淩亂的桌子。他拿起書桌上的相框,短暫的親吻了一下。

“晚安,克勞迪婭。”

 

“菲利普傳簡訊來了!”穆勒激動的揮舞著手中的手機。

“我也收到了,肯定是群發。”厄齊爾毫不留情的潑冷水,他打開短信念著,“希望這個點沒有打擾到你們,但這條消息很重要:請不要參與任何反社會組織的相關活動,收到來自帳號ULA的郵件記住不要點開。最後,記得不要鬆懈認真鍛煉,我們週天再見。——菲利普”

“郵件?”穆勒問厄齊爾,“你有沒有電腦?”

“你要幹嘛?隊長說的是不要點開,你怎麼聽的。”

“好吧……”穆勒向後躺去把自己摔進床鋪裏,但很快又翻身滾了起來,“但你就不好奇嗎?那個什麼ULA?”

厄齊爾和穆勒大眼瞪小眼了好一會兒,然後繳械投降,“你在這等著,我回房去拿電腦。”


===============TBC===============

13 Aug 2014
 
评论(2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