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第二人生(複生AU)(更新04)

#每天一默新大法好 木耳大法好 還有甚麼大法好我想想




Chapter04


房間還是和兩年多前離開家去巴西時一樣,乾淨整潔的沒有一絲灰塵。克拉默感覺眼淚在凝聚眼眶卻始終乾澀,但他仍舊伸手揉了揉眼睛,躺在了床上,把臉埋在枕頭裏,然後捲起被子開始打滾。


“換洗衣服我放到你的儲物櫃裏面了,你最好沒有特殊事情不要外出……”母親看起來有些無奈的聳聳肩膀,“你知道,總有些激進分子,小心點。”


“我知道的,媽媽。”克拉默乖乖點頭,然後又擔心的問道,“但下週末我要去副隊長的家裡面聚會。”


“我們會開車送你的。”母親揉揉他的頭髮,“好好休息吧,我和你爸爸去買點東西,無聊的話電腦我已經放在你書桌上了。”


“嗷!謝謝媽媽!”本來滾進被子打算睡一會兒的克拉默又挺身翻了起來,“愛死你了!”


“別亂跑。”臨出門前母親還在門口喊了一句。


 


克拉默坐到了電腦跟前,糾結了很久還是又躺回了床上,拿起手機撥通了諾伊爾的電話,那邊很快就接起。


“Chris?你到家了?”


“嗯,不知道幹什麼就來騷擾你。”克拉默拿過平板趴在床上開始玩,“你在幹什麼?”


那邊沉默了一下,“剛收到匿名郵件,如果你也收到不認識的帳號發來的郵件,不要點開。”


“什麼郵件?”還是好奇的問了一句。


“不要點開就對了。”諾伊爾轉移話題,“你有沒有想好接下來要做什麼?繼續踢球還是做一些別的?”


“還可以踢球嗎……”


“菲利普給我打了電話,就在剛才——法律又沒有禁止,為什麼不呢?”


克拉默猶豫了一下,“我當然願意。”


“那就別想太多,菲利普說下個月安排我們進行恢復訓練,我可是快憋死了。”


“那這次你不要當門將當前鋒好了——諾前鋒?怎麼樣?”克拉默笑著說開玩笑,“你還好嘛?我是指……”克拉默選擇了一下措辭,“新家?”


諾伊爾在那邊笑了笑,“我很好,真的,不用擔心,房東奶奶人很好,剛還幫我注射了藥。”


兩個人東聊西聊的說了很久,直到樓下傳來門鈴聲。


“嗯,明天再說,我媽媽回來了,再見。”掛掉電話,克拉默長出一口氣,每次跟諾伊爾聊完天心情都會好很多。


“來了媽媽!等一下!”然後克拉默起身飛快的跑下樓打開門,“天哪!你買跑步機幹什麼?!”


“先來幫忙——”


三個人合力將跑步機搬到了陽臺,母親指指沙發示意克拉默坐過去,“到點了,邊打藥邊說。”


克拉默看著那個粗粗的針頭,覺得脖子開始隐隐作痛,“你確定你會?不需要我到社區醫院?”


“死小鬼!”母親一把把閃躲的克拉默拽了回來,把襯衣領子向下拉了點,露出了那個脊椎頂端那個黑色的孔洞,她把注射器對準,“你的隊長在前兩天給我打了電話,詢問你是否願意來到他的隊伍。”


“哦,這個我剛才聽努曼說——嗷——疼!”克拉默知道這是母親在分散注意力,但越是這樣他越把注意力放在脖子上。他僵硬的扭動脖子,問,“你怎麼跟隊長說的?”


“你覺得我為什麼會買個跑步機回來?”


“愛死你了媽媽!”他大喊著在母親的催促中回到了房間。


也許和以前沒太大不同。克拉默躺在床上看著牆上世界盃奪冠後的那張合照,‘champion’的巨大標誌和小豬手上捧著的大力神杯——好像自己仍在現場。會好起來的。他對自己說,然後手機滴滴的響了幾聲,他拿起看了看,是一封郵件,來自帳號ULA的來信。


“千萬不要打開陌生帳號的郵件。”克拉默重複了一邊諾伊爾的話,把手機關掉扔到了一邊。


 


厄齊爾剛洗完澡回到客廳,打算和父母好好的聊聊天談談心,還沒說兩句就被巨大的敲門聲打斷。正準備起身去開門,卻被父親推向了廚房。


“我去吧,你先去廚房等一下。”


厄齊爾沒所謂的聳聳肩膀,老實的進到了廚房裏等候。很快門口就傳來父親的呼喚,“梅蘇特!你的隊友來找你了!”


“隊友?”厄齊爾碎碎念着朝門口走去,誰會這個點兒來找自己?               


“嗨!”門口有人喊了一聲——這個熟悉又聒噪的聲音,厄齊爾光聽著就覺得腦袋有些疼。


“托馬斯,你怎麼來了?”他看著門口外風塵僕僕的有些狼狽的穆勒,趕緊招呼人進了客廳坐下。


“小夥子,喝杯熱茶。”母親把茶放進了穆勒的手裏,轉身對厄齊爾說,“這麼晚了,梅蘇特你讓他先睡在客房,招呼好,我們先休息了。”


“謝謝叔叔阿姨!”


“你就不能聲音小點兒。”厄齊爾嫌棄的看著穆勒,“怎麼這麼晚跑過來?”


穆勒頹廢的靠在了沙發背上,“我被麗薩趕出來了。”


“怎麼了?”


“嗯……”穆勒抓抓頭髮,有扯扯衣服角,“我把他老公打了。”


厄齊爾驚得抓著茶杯的手抖了一抖,濺出來的茶水潑了一沙發。他急忙扯過紙巾擦拭,“你是說?”他小心的問。


“麗薩一年前就結婚了,這沒有什麼的,畢竟那時候我都死了有一年了。”穆勒裂開嘴巴笑笑,厄齊爾皺眉看著這樣的穆勒心裏堵得難受。


這個傻子。


“然後呢?那你為什麼會住在她們家?”


“我父母現在沒在慕尼黑住,他們趕過來需要時間,麗薩說先讓我住過去,畢竟那也是我的家。但是……”


“她老公找你麻煩。”厄齊爾肯定的說。


“也還好啦,怎麼說我這個身份是有點尷尬嘛。今天我是有點兒沒忍住,麗薩把我趕出來也是為了我好,我懂得,要是傳出去PDS患者傷人了什麼的麻煩會更多。”穆勒放下手裏的杯子,“我們又不能喝水,你拿個杯子做什麼?”


“努力表現的自己和正常人沒什麼區別,不想讓父母太擔心。”


穆勒點頭表示理解,“接著說,然後我打了菲利普電話,他說這麼晚了你這裡近一點,讓我先過來住一晚,明天他幫我找房子再安排——就這樣,我就過來了。”穆勒攤開手對著厄齊爾做了個鬼臉,“客房在哪裡?我可是徒步走過來的快累死了——梅蘇特?”


厄齊爾沒有說話,他看著即使笑起來也沒原來那麼開心的穆勒,頭一次覺得‘複生’這個詞遠沒有他想的那麼簡單。


 


 ==============TBC=============



12 Aug 2014
 
评论(3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