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第二人生(複生AU)(更新03)

#同時開兩個坑簡直要腎虛的節奏(一時爽_(:з」∠)_


Chapter03

最後還是沾了諾伊爾的光,他們剩下的三個人都得到了批准來到了前廳的等候室裏面。

“你什麼時候聯繫上小豬的?”厄齊爾靠在門上不斷的向外面望。

“是護士問我家人電話的時候,我打了莫妮卡電話,但電話停機了。”波爾蒂有些失落的垂下頭但很快又激動的抬起來,“然後我試著打了小豬的電話,居然通了,然後我向他說了情況,他說先接我去他們家裡住。”

“那莫妮卡要怎麼辦?”諾伊爾問。

“我更在乎路易斯,說真的,世界杯前的傳言是真的……我和莫妮卡的感情是出了點問題,所以我能夠理解她,我只是想見見路易斯。”波爾蒂看著門口依舊熟悉的身影,站了起來,“我只害怕她不讓我見我兒子——先抱抱吧。”

施魏因施泰格用力的擁抱著波爾蒂,後者很沒出息的在他肩膀上蹭著,“我想哭。”

“我這不是來了麼。”揉揉波爾蒂的腦袋,施魏因施泰格接著擁抱著他的隊友們,“見到你們真好。”

“你現在怎麼樣?”諾伊爾幫著早就跳進車裏的波爾蒂拿著行李。

“我、佩爾和熱羅姆還在踢球,拉姆現在是拜仁的教練,米洛已經退役專心培養雙胞胎——他拒絕了好幾個球隊的教練邀請。嗯,我想想,穆勒在第二治療區,已經被家人接回家了,還有——”

“我問的是你和薩拉。”諾伊爾毫不留情的打斷。

“……我們分手已經很久了。”施魏因施泰格看著在副駕上不停招手的波爾蒂,又看了看目光緊逼的諾伊爾,猶豫了一下還是湊近小聲的說,“就在你們的葬禮之後——你的問題你自己都知道答案,幹嘛還要問我。”

“確認一下。”諾伊爾對身後兩個拖著行李慢吞吞的傢伙催促著,“你也許應該對波爾蒂坦白。”

施魏因施泰格歎了很長一口氣,“再說吧,我的電話和地址都沒變,記得找我。”

 

“你們剛才悄悄的說了什麼?”厄齊爾看著越來越遠的汽車問道。

“你也說了是悄悄的怎麼可能告訴你。”諾伊爾招呼著克拉默,“該回去了。”

“我大概知道了。”翻了翻他驚悚的大眼睛,厄齊爾若有所思的往他的病房走去。

克拉默看看厄齊爾又看看諾伊爾,“你們在說什麼?”

“小孩子別管。”諾伊爾張開五指壓住他不斷亂動的頭,“這兩天好好休息別亂想,週天你就可以回家了。”

“其實我不怎麼想回去。”克拉默突然停住了腳步,看著諾伊爾削瘦的已經沒有當初娃娃臉輪廓的臉龐,“我還沒想好這兩年對我對其他人意味著什麼。”

“那就別想。”他用力的拍著克拉默的肩膀,“順其自然,嗯?”在得到克拉默的點頭確認後,他回了自己的病區。

 

一週的時間過得很快,他們三個人幾乎每天都泡在一起談天說地,有條件還會跟施魏因施泰格和波爾蒂打電話,他們甚至約好了時間聚會——就在下週末,而且施魏因施泰格居然聯繫到了所有人,剛巧就在這個週末最晚的一批人也會出院。

克拉默聽到這個消息暗搓搓的握拳激動了一小下,然後他開始有點緊張。依舊是一直困擾他的那個問題——他不知該如何用PDS患者的身份面對其他人,那些正常的人。

“在想什麼?”護士溫柔的揉了揉自己的頭髮,就像母親一樣小心,“你的小夥伴已經要走了不打個招呼嗎?你的媽媽一定也在路上,不要急。”

克拉默點點頭,充滿感激的親吻了一下她略帶皺紋的額頭,“真的很謝謝你這段時間的照顧,我會回來看你的。”

“不,孩子。”護士打斷了他,“永遠別再回到這裡了。”說完催促道,“快去吧。”

克拉默再次擁抱了她,然後提著行李追上了已經和家人見面準備離開的厄齊爾——諾伊爾昨天就已經被凱瑟琳接走,他說不想麻煩父母就只能拜託凱瑟琳。索性兩人見面之後還是蠻自然,諾伊爾甚至表達了對她肚子裏寶寶的祝福。

當然離開的時候千叮萬囑要他和厄齊爾聯繫自己。

“你最近怎麼老走神?“厄齊爾湊到面前看著他,“下週末聚會見,祝你好運。”

“你也一樣。”

厄齊爾走後不久他的父母也來到了治療中心。

克拉默看著停在門口看著自己的父母,在大廳中央手足無措的捏著衣角像是很小時候做錯事一樣,肩膀緊鎖著比平時矮了一大截,嘴巴張合好幾下都沒憋出一句話。

三個人就這麼靜止了,直到母親沖過來抱住了他,即使感覺不到也知道是溫熱的眼淚浸濕了克拉默的襯衫。

“你看起來好極了!”母親的眼淚壓垮了他的最後的防線。

“對不起,媽媽。”克拉默把頭埋在母親的肩窩裏,“我很好,真的——但你們看起來一點兒不好。”

 

 =============TBC================


11 Aug 2014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