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同人】Or in Between ·8·(完结)

捂着被尾田打肿的脸,完结了(烂尾 大概还会开新坑,写一写尾田提到的部分,发誓再也不自由发散脑洞了(微笑

以及,他们是全世界最好的夏洛特,除了大妈和弗兰佩(。


·8·

“弗兰佩你啊,什么都不懂。”

佩罗斯佩罗坐在糖果椅子上,断臂的创面还在隐隐作痛,完好的手里攥着一条围巾。没有得到回应的弗兰佩吵闹着抢过那条夺走哥哥全部注意力的围巾,万国特有的裹着甜腻香气的风从抻开的五指中带走了老旧且带着毛边的针织物。

不论排行第几,夏洛特们从不会对弟弟妹妹们发火。这不是夏洛特·玲玲制定的规矩,更像是一种默契。弗兰佩从出生起便坚信着这一点,更何况她还是最受欢迎的妹妹中排名第一的特殊存在。但这一次她确实的在佩罗斯佩罗的脸上看到了名为‘生气’的情绪,因为她扔掉了卡塔库栗哥哥的围巾,还是因为她嘲笑了卡塔库栗哥哥宽咽鱼一样的嘴巴和利齿,并把照片贴满了城堡的墙壁。

佩罗斯佩罗长长的舌头无精打采的耷拉着,糖果变成手臂的样子,碰到手杖时发出清脆的声响。弗兰佩额头冒出冷汗,僵硬的看着往日和蔼的大哥向自己走来。

他还是疼爱自己的大哥哥,弗兰佩没有等到想象中的惩罚。除了佩罗斯佩罗轻飘飘钻进耳朵的那句话——他说自己什么都不懂。

“哼,不就是因为长的难看才带的围巾嘛。”

 

从某种程度上讲,托特兰是输了的。夏洛特们胆战心惊的站在大堂,夏洛特·玲玲刷的卷翘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鲜红的指甲敲击着座椅的扶手,目光从佩罗斯佩罗的糖果手臂,看到卡塔库栗未被围巾遮盖的脸,还有随意扎着马尾绷带还没拆掉的克力架。

康珀特站在佩罗斯佩罗的身后,眼看着一滴冷汗从鬓角滑落,在这种严肃的场合里居然有些想笑,她的这个唯一的哥哥啊,怎么这么大年纪还是不抗压——所有有脑子的夏洛特都明白,在这种四皇剑拔弩张的关键时刻,夏洛特·玲玲不会做出过分的惩罚,不是出于血浓于水的亲情,而是在巨人计划又一次落空后,万国对于战斗力的渴望只增不减。卡塔库栗肯定是明白这一点的,他淡定的承受夏洛特·玲玲的注视。战败的三将星之一克力架内疚的看着布蕾受伤的侧脸,布蕾本身倒是让康珀特很吃惊,成熟稳定的不像是往日缩在镜子森林的小女孩。

最后的结果在康珀特的意料之中,没有夺取寿命,没有LIVE OR DEATH,只是以收割更多的岛屿为代价,意外的是并没有要求他们继续追捕草帽海贼团。作为在此次骚动中没有添乱的存在,康珀特肩负着众人的期望问出了这个问题。

“还会再见的。”夏洛特·玲玲将一块哀嚎的泡芙扔进嘴里,“我有成为海贼王必不可少的历史本文,哈哈哈哈哈哈哈。”

“……”

“布蕾姐姐,你还好吗?不舒服?”布琳的三只眼担忧的望向布蕾,布蕾将布琳滑落的刘海重新聚拢别到耳后,横亘整个面部的疤痕因为微笑而轻轻皱在一起。

“没事。”

 

托特兰在超新星接二连三的打击之下急需要物资的补充,扩充领土的任务迫在眉睫。在各自出海的前夕,卡塔库栗收到了佩罗斯佩罗从门缝里塞进来的请柬。这是他们的约定,每月的这一天不论有何要事都要挤出时间出席夏洛特们的聚会。他本以为这次会取消,没想到佩罗斯佩罗在某些事情上坚持的可怕。

将请柬仔细的收好,放进装着厚厚一摞请柬的铁盒子里。弗兰佩托人送来的礼盒敞开着,一条纹着鲨鱼嘴的围巾躺在里面,卡塔库栗笑笑合上盒子,顺手扔进衣柜深处。

——

“卡塔库栗哥哥,我从未深陷在里面,你也应该走出来了吧。”带着饼干香气的手帕仔细的擦拭嘴边的血迹,布蕾蹲在身边,挥舞着拳头说不能放过把自己伤成这样的混蛋。卡塔库栗想了想,还是略过了弗兰佩的部分。

“你又让克力架给你洗衣服了。”食物的香气勾起了对于甜甜圈的欲望,卡塔库栗琢磨着晚点要补给自己一份甜点大餐。

“克力架哥哥这个笨蛋,都给他说换个味道的香氛剂了!”

挺好的。

卡塔库栗笑着穿好夹克,准备按时赴约,以及让那个在门外徘徊了几十圈的人停下踌躇的脚步。

幸存的完好鼻子差点负伤于猛然推开的房门,克力架惊魂未定的保持着退后的动作,看向靠在门框上的卡塔库栗。

“呃……”克力架搔搔头发,琢磨着怎么开口。

“边走边说。”卡塔库栗拍拍克力架的后脑勺,鞋跟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发出清脆的回声,克力架看着前面轻松的背影,有些疑惑自己昏迷的时间里到底错过了多少事情。

“想问我和草帽小子的事情。”

陈述句,是熟悉的卡塔库栗哥哥。

“诶,那个……”

“是输了。”

“哦。”

紫色的脑袋无精打采的在肩膀旁边晃悠,卡塔库栗将胳膊搭在克力架的头顶,克力架惊讶的抬头回看过去。在卡塔库栗不带围巾前,在布蕾的脸上没有那道丑陋的伤疤前,卡塔库栗经常会这样压着他的头,而他会试图躲避,叫嚷着这样长不高。

“一起继续变得更强大吧。”卡塔库栗对着前方挥挥手,克力架扭头看到斯慕吉正在折磨一只奶牛。

“嗯!”

 

布琳烤了一个香喷喷的巨大的巧克力奶油蛋糕,奶油的味道是从未品尝过的美好,但是内里的戚风蛋糕却没有往日的蓬松甜香。所有人默契的略过了戚风和普涅提的部分,没有人会责怪埋怨她们,但是他们想念她们。

“布琳妹妹这个奶油真的太好吃了!感觉不会比那个杰尔马的小鬼逊色啊,你的厨艺什么时候这么高超了——喂,大福你踩我做什么!”

“别提不该提的人。”大福眯着眼睛又踩了一脚。

“怎么了,那难道不是演戏吗?布琳妹妹又不喜欢那个卷眉毛!”

康珀特很快将愈吵愈烈的两人赶到角落,心疼的对布琳笑笑。有些事情不能说,但不代表不懂。

“他们男孩子啊,真的是不懂我们女孩子的心思。”一块插着饼干的蛋糕放在面前,布琳看着布蕾在身边坐下,从一个小礼盒中不断的拿出小饼干‘嘎吱嘎吱’的啃。“新鲜出炉,我刚让克力架哥哥现拍的。”

“嗯!”弄丢了山治先生,但她还有更重要的东西紧握着。“我现在有着全世界最好的奶油技术,布蕾姐姐以后想吃什么一定要给我说。”

“那今年的生日蛋糕就拜托啦,记得给克力架哥哥的那一份加点芥末。”

“嘿嘿~”

 

“女孩子真可怕。”

佩罗斯佩罗用完好的那只手捏着茶杯,可蒸腾起的热气仍然让另一只糖果手臂感到不适,表面黏腻的触感让佩罗斯佩罗皱起了眉头。

“试试这个。”卡塔库栗递过手里的高脚杯,橙色的液体随着动作像小旋涡一样沿着杯壁盘旋。“斯慕吉新榨的,味道不错,我这是拿的第二杯了。”

“她又折磨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吗?”

“……这次真的只是橙子而已。”卡塔库栗接过热茶杯,将果汁塞进佩罗斯佩罗手里,“大哥你今年的生日礼物,我送你个隔热手套吧。”

“不可以!”佩罗斯佩罗的舌头激动的甩起来,“重要的生日小卡塔你不能这么草率的决定礼物!”

“都说了不要这么叫我……”

“那小卡塔你今年的礼物想要什么呢?”佩罗斯佩罗选择性的忽视,酸甜的果汁划过口腔,咂咂嘴。“除了围巾哦。”

卡塔库栗不置可否的弯起嘴角。

 

“一个月以后再见啦!”佩罗斯佩罗用茶匙轻轻地敲击杯壁,初升的第一缕阳光被糖果手臂折射着,在房间里投出好看的光。

                                                    ·  FIN  ·

评论(10)
热度(50)

草皮不是皮草

©草皮不是皮草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