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同人】Or in Between · 05(食堂团)

情人节贺(并不是


·5·

‘哒哒哒’的敲击声透过饼干骑士的盔甲传入克力架的耳朵内,指尖懒洋洋地抬起,一个可供人进入的小门出现在饼干骑士腹部的位置。

“不是有新的‘巴姆大王’让你使用吗?干嘛来蹭我的,更何况女孩子不运动会发胖的。”克力架躲过布蕾尖利的指甲,往旁边挪了挪,不用声色的把盛满饼干的托盘推到布蕾手边。

布蕾毫不客气的坐下,捏起饼干塞进嘴里。

“我可是专门来安慰被草帽小子打飞的哥哥你啊!诶,饼干是草莓味的啊,克力架大哥你做点巧克力的吧,我喜欢那个味道。”

“啰嗦啊!你还不是被他们一伙折腾的够惨!而且有得吃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克力架将饼干全部抱在怀里,胳膊肘抵着布蕾的下巴,布蕾一只手扯着克力架的单间披风,另一只手拽着克力架的马尾辫。

“你打我!我要告诉卡塔库栗哥哥!”

“你胡说什么!我哪里有打你!现在这样怎么看都是你在欺负我吧!”

“我不是说过不可以欺负女孩子嘛。”

正在打闹的两个人像是被按了暂停键,沉默了几秒后不约而同的试图将挤上来的佩罗斯佩罗推下去。

“没地方了啦,佩罗斯佩罗大哥你不是自己可以做电梯的嘛!”布蕾眼睁睁的看着佩罗斯佩罗将饼干全部收进自己的怀里,而饼干的主人正试图将嘴里的糖果奶嘴拔出来。

“那句话明明是卡塔库栗哥哥说的,跟大哥你有什么关系啊!”奶嘴被毫不留情的扔出盔甲外,砸中了路过的一棵小树苗,敢怒不敢言的小树苗悄悄的在背后挥了挥拳头。

“小克力架你这么说大哥很伤心呢。”佩罗斯佩罗终于挤进两人中间,一手一个棒棒糖举到克力架和布蕾面前。“小时候你可是超级喜欢糖果奶嘴呢。”说着从怀里摸出一片饼干,舔了舔才放进嘴里。

“太恶心了啊!”布蕾嫌弃的说,试图扒拉开佩罗斯佩罗的外套找出被藏起来的饼干——虽然是草莓味道的饼干,但也比会长虫牙的棒棒糖好多了。

“就是。”克力架难得与布蕾站在统一战线,“饼干吃就好了啊,干嘛要舔啊。”

“这样就不会有人跟我抢了啊。”佩罗斯佩罗理所当然的挺起并不存在的胸脯,跟布蕾差不多削瘦的胳膊揽住两个人,左边蹭完蹭右边。“就让我们相亲相爱的前往茶会的所在地吧!”

“……大哥你真的下去吧,糖果手杖黏住我的头发了。”

 

斯慕吉看着饼干骑士缓慢且艰难的向着花园走来,将高脚杯中的果汁一饮而尽后扔进女仆的怀中,走上前迎接‘里面’的兄弟姐妹。

刚在饼干骑士前停住脚步,佩罗斯佩罗就从突然打开的盔甲中跌落出来,斯慕吉顺手接住,顺着糖果手杖看到了因为头发被黏住而一起探出半个身子的克力架,还有缩在角落里哈哈大笑的布蕾。

“你们居然提前开了小型茶会,不带我玩我很伤心。”斯慕吉将佩罗斯佩罗放在地上,后者操纵果实能力放开了克力架饱受折磨的头发。

“才不是这样呢,斯慕吉妹妹。”克力架躲开试图给他编辫子的斯慕吉,一溜烟的跑进会馆内,顺着年糕的气味寻找卡塔库栗的身影,不过中途很快被长桌上的夹心饼干吸引了注意力。

斯慕吉将布蕾从饼干骑士中抱出,两个人站在佩罗斯佩罗用糖果制造出的履带上进入会馆,而佩罗斯佩罗在用糖果做成各种各样的装饰点缀会场,顺便迎接还在路上的弟弟妹妹们。

 

布琳将搅拌的巧克力酱小心翼翼的涂抹到蛋糕上,左看看右看看还是有些想念戚风烤出的松软蓬松的蛋糕胚——不过现在戚风姐姐是很幸福的吧。

“想起了什么这么开心。”被守在餐桌旁、负责制止馋嘴的弟弟妹妹们的卡塔库栗驱赶的克力架溜进了厨房,一进来就看到布琳笑得嘴角弯弯,哼着小曲儿在蛋糕胚上涂涂抹抹。

“克力架哥哥。”布琳对克力架招手,拿起一旁的图纸给对方看。“哥哥你可以做出这种样子的饼干吗?大概需要100个来装饰蛋糕边缘,每块这么大小。”说着用手比了一下长度和宽度。

“小意思。”克力架取下披风搭在一旁的椅子上,‘啪啪’的拍了几下手,“拍一下一块饼干,拍两下——”

“其实你不用每次都喊出来的,很羞耻啊。”布琳打断克力架的口号,“而且麻烦脱掉手套,注意卫生。”

“我乖巧可爱的妹妹们又少了一个。”虽然这么说着,克力架还是将手套放进了口袋里,按照图纸开始制作饼干。

结婚蛋糕的迷你版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在这个情人节的特殊日子里。

 

黑足山治用加强版结婚蛋糕成功安抚了夏洛特·玲玲的思食症,虽然草帽小子一伙是他们夏洛特家族绝对不会原谅的敌人,但不可否认的是蛋糕的香味俘获了在场的每一个夏洛特子女的心。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蛋糕没剩一点的被吞进夏洛特·玲玲的胃中,内心居然有些想要将黑足山治留下的冲动。

甚至还挂着吊瓶的克力架,躺在佩罗斯佩罗为还不能行动自如的他制造的临时铠甲中,馋的悄悄吞了几下口水。不过在广场上围观的兄弟姐妹没能认出这个新盔甲里的是克力架,因为这个工艺精湛且审美上乘的盔甲实在不是克力架的风格。

他可是拜托了佩罗斯佩罗大哥很久,才得到了参加布琳婚礼的允许,为此他答应了为期一周的输液治疗要求——超疼的。克力架离开会场前看了看一整桌还没动过的美食,长长的叹了口气,手背上的针眼传来隐隐的痛感。

但众人因为错过美食而低落的心情,被一周前布琳展示的蛋糕图纸成功激起。虽然少了戚风的蛋糕胚和黑足山治调配出的奶油,不过他们托特兰也有出色的人才可以弥补其中差距。

夏洛特家族的子女们因为这样的缘由,在这个本应该情侣共同度过的节日里聚齐了。

 

“今天可是情人节呢。”布蕾期待的用长指甲敲了敲托盘边缘,衣摆上的鲜花随着动作落下了一片花瓣。

“布蕾妹妹你这个语气,好像这个节日跟你有什么关系似得。”克力架冲着布蕾吐了吐舌头,拿起那一片花瓣放到布蕾的头顶。“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去好好修炼,你看你被草帽一伙弄得狼狈的,脸上还落了伤口,有没有听护士的话抹药膏啊,这么久了还没有好。”

“克力架大哥你还不是被打飞了那么——远,在病床上躺了三天的人可不是我。”布蕾毫不留情的回击,双臂还张开比了一下距离,“这么远。”

“能不能别提草帽小子那个混蛋!”火花‘噼里啪啦’的在发尾闪烁,坐在克力架另一边的卡塔库栗挪得远了些。

“先提起这件事的不是大哥你嘛!”

“我亲爱的弟弟妹妹们。”佩罗斯佩罗站在用糖果做出的高台上,夸张的摊开双手,“在这个充满爱的节日里,我们要更加有爱啊。”糖果手杖指向克力架,“男孩子不可以那样对女孩子哦——更何况克力架弟弟才是要好好努力呢,托特兰只有两位将星也太不像话了,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可是要把草帽一伙打出新世界的。”

虽然是结婚蛋糕的迷你版,但也足够巨大的蛋糕被推进来,甜腻的香气让年纪尚小的弟弟妹妹们控制不能的用刀叉敲击托盘,‘蛋糕蛋糕’整齐的喊着。

“那么现在,让我们举起手边的茶杯,开始独属于我们的茶话会吧!”

佩罗斯佩罗享受的准备喝下热腾腾的红茶,杯子却在触碰到嘴唇的瞬间跌落在地,大家沉默的看着被热气熏得化掉的糖果手臂。

“大哥你怎么胳膊化掉啦!”

“怎么化掉啦!不对,比起这个,你们都没人知道我在这场骚乱中受伤了嘛!”佩罗斯佩罗伤心的做出新的手臂,重新被放在手边红茶没有了热气,佩罗斯佩罗难过的抽了抽鼻子。

“真是的。”卡塔库栗抱着胳膊,无奈的看着围到佩罗斯佩罗身边的弟弟妹妹们,而佩罗斯佩罗显然十分享受被关爱的感觉。“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拿杯子不就行了……”

“原来还可以这样噢。”克力架恍然大悟状的拍了下手。

“……”

卡塔库栗撑着脑袋看了会儿不停地往嘴里塞蛋糕的克力架,在看到后者心虚的额头冒冷汗时,抬手将打结的发尾顺好。

克力架悄悄的睁开了一边的眼睛,在感受到兄长并没有打算揍自己后,重新在椅子上端正坐好。

“这场战斗输的不应该。”

“嗯。”克力架乖巧的听着卡塔库栗的训话。

“被敌人吃垮这种输法,怎么对得起四皇的颜面。”

“卡塔库栗哥哥教训的是。”克力架放下了手中的刀叉,情绪低落的垂下脑袋。“我会努力的,重新变成‘将星‘克力架。”

卡塔库栗拍了拍克力架的脑袋说了句‘别让我等太久’,后者红着脸切了一块蛋糕放进卡塔库栗面前的托盘中。

“克力架大哥你太狡猾了!”布蕾挤到两人中间,卡塔库栗被迫收回手臂。“居然趁机讨好卡塔库栗哥哥!而且你还吃了这么多蛋糕!”

“这么罗嗦小心嫁不出去!”

克力架很快投入和布蕾的新一轮战斗,而在长桌尽头的佩罗斯佩罗理所因当的享受弟弟妹妹的喂食服务。卡塔库栗环绕一周后和坐在对面的斯慕吉对视上,‘真是年纪小不知道大哥本性呢’,她无声的对卡塔库栗说道。

卡塔库栗在围巾下勾起嘴角,举起了高脚杯。


评论(6)
热度(69)

草皮不是皮草

©草皮不是皮草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