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同人】Or in Between · 04(食堂团)

食堂团的琐事能写五百年,四皇海贼团的威严呢(愁,下回想写兄弟姐妹们群嘲克力架这个被吃垮的将星=。=

今次的“小卡塔”来源于小伙伴的梗⁄(⁄ ⁄ ⁄ω⁄ ⁄ ⁄)⁄


·4·

佩罗斯佩罗和康珀特度过了四年无聊和互相较劲的时光,在某个宙斯贪睡的日子里迎来了忙碌。夏洛特·玲玲在二十二岁之后,开始每年用生孩子的方法来扩大自己的家族。佩罗斯佩罗每天都会被成打的尿裤淹没——康珀特当然也会做这些工作,两个人以轮班的形式照顾弟弟们,但让佩罗斯佩罗不能理解的是,弟弟们只有在他照顾时才会将婴儿房弄得乱七八糟。

包括看起来无比乖巧沉稳的卡塔库栗。

从出生时就没有哭泣过的次子,会听话的坐在康珀特的臂弯,抱着肉呼呼的手臂,冲着佩罗斯佩罗扬起的下巴似乎是在催促他赶紧将婴儿床收拾好。BIG·MOM海贼团的每一个人都觉得卡塔库栗会成长为像夏洛特·玲玲一样了不起的大海贼,佩罗斯佩罗当然也是这么觉得的,不过这种欣慰的情绪总能在尿布前被熄灭。

他有些怀念之前寂寞的四年了。

而他为了弟弟妹妹们吃下的舔舔果实,则是被卡塔库栗嫌弃了十成十,不过还好有欧文和大福。佩罗斯佩罗偏头躲过两个弟弟喷出的牛奶,将糖果变成的奶嘴塞进欧文和大福的嘴里。

“佩罗斯佩罗大哥!”康珀特喊出了全名,这是要发火的前兆。“他们这么小不能吃糖,会长虫牙的。”说着抱着卡塔库栗走到床边,取出欧文和大福紧咬在口中不放的糖果奶嘴。

卡塔库栗抱着康珀特的脖子,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悄悄用糖果堵住耳朵的佩罗斯佩罗。

“呀呀呀——”

康珀特被咿呀乱叫的卡塔库栗唤回注意力,顺着后者的手指看向佩罗斯佩罗。

 

佩罗斯佩罗花了很久时间去琢磨卡塔库栗的喜好,但是这个在性格方面像极了长女的弟弟,似乎格外喜欢与他作对。总是在佩罗斯佩罗以为‘原来我的弟弟喜欢这个东西啊’的时候,转身投入下一个爱好中。佩罗斯佩罗一度以为是康珀特这样教的,不然以他受欢迎的程度,卡塔库栗没道理不投入他的怀抱。

这种额外的‘照顾’,得到了很多弟弟妹妹的不满。佩罗斯佩罗这时候总是激动的,从帽子上摘下棒棒糖分发给抱着他四肢的弟弟妹妹。而只有六岁身高还不足康珀特腿长的卡塔库栗,会学着长姐的样子,一副‘你们根本不了解大哥’的表情。

“怎么一点也没有小孩子的朝气呢。”

佩罗斯佩罗不止一次的跟康珀特抱怨过,尽管现在兄弟姐妹多了起来,但除了他的同胞妹妹,其他还都是一个个圆滚滚的小团子,即使卡塔库栗已经显示出与年龄不符的成熟,但这也改变不了从外貌上看仍然是个小孩子的事实。

“放过小卡塔吧。”康珀特继续处理手中的文书,三胞胎弟弟已经能够承担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了,她有更多的时间投入因为佩罗斯佩罗偷懒而累积的工作。

“嗯哼。”佩罗斯佩罗笑着凑近,“小卡塔知道你私底下是这样呼唤他的嘛?”

“你不会说的。”

佩罗斯佩罗看着康珀特放到他面前的文书,承认自己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但他是夏洛特家族无法无天的长子,在向康珀特保证好绝对不会说之后,扭头就跑到了刚出生的弟弟妹妹的房间——卡塔库栗在那里照顾克力架和布蕾。

“我亲爱的弟弟,你知道你的康珀特姐姐是怎么称呼你的吗,‘小卡塔’——”

“嗯。”卡塔库栗只回应了一个点头,甚至目光都一直停留在婴儿床上,没有分出一丝一毫给佩罗斯佩罗。“你们开心就好。”

没有达到目的的佩罗斯佩罗试图将糖果塞进卡塔库栗的手中,后者意料之中的拒绝了,顺便还制止了差点放进克力架和布蕾嘴中的糖果奶嘴。

“康珀特姐姐说不可以,对牙齿不好。”

声音闷闷的从围巾下传来,佩罗斯佩罗突然想起了刚出生的卡塔库栗在自己怀中的画面,还没有被妈妈围上围巾的小婴儿,张着嘴睡的呼噜噜。

“好的嘛。”佩罗斯佩罗将糖果收起,揉了揉卡塔库栗的小短毛,发丝骚动着掌心。而一直格外嫌弃他的弟弟,这次也沉默着任由头发被拨乱。

摇篮中的小女孩发出了响亮的哭声,卡塔库栗下意识的摇晃小床,探着脑袋看向弟弟和妹妹——克力架揪住了布蕾的头发,咧着嘴嘻嘻哈哈的笑,小短腿在空中乱蹬,然而还没等克力架将体力浪费完,就被卡塔库栗捏住了两只脚,紧握着布蕾头发的手被小心翼翼的分开。

“男孩子不可以这样对女孩子。”

也不管克力架能不能听懂,卡塔库栗一脸严肃的说道。

“呜啊啊——”克力架咬住了卡塔库栗的食指,脆弱的乳牙在碾过食指的瞬间被崩掉。克力架眨巴眨巴眼睛,沉默在四人中蔓延了几秒后,哇的嚎啕大哭声打破了安静。

“小克力架,不要哭了,这样会吵到布蕾妹妹的哦。”屈起的手指弹了一下克力架的脑门,一个红手印很快浮,克力架哭的更大声了,没一会儿一旁的布蕾也加入进来。

卡塔库栗将佩罗斯佩罗推出门外。

 

佩罗斯佩罗大人又在仓库里找东西了。

仆人们的闲话很快传到康珀特的耳朵里,长女长叹一口气,将处理完毕的文书交给秘书后,离开书房前往仓库。

“佩罗斯大哥,你这又是准备做什么?”康珀特捂住口鼻,将悬浮在面前的灰尘扫开,看向角落里忙里的兄长。

“卡塔库栗弟弟马上就要过生日了,我想到一个好点子,我们那没有童年的弟弟一定会喜欢的。”

康珀特看着灰头土脸的佩罗斯佩罗,无奈的挽起袖子准备帮忙,但嘴上还是不留情的说道。“小卡塔不会喜欢的,我敢肯定。”高跟鞋掀起了地板上的一层灰尘,佩罗斯佩罗摆摆手示意别再往里走。

“妹妹你还是别进来了,那可是漂亮的新裙子。”

佩罗斯佩罗总能让康珀特对他又爱又恨。

康珀特靠在门边,绣着好看纹样的花边被无聊的卷起又放下,他们聊了聊关于刚出生的克力架和布蕾,又聊起了该给还孕育在妈妈肚子里的弟弟妹妹送些什么礼物。

“找到了!”

一颗恶魔果实出现在康珀特眼前,她很快就识别出果实的名字和种类。

“还好小卡塔不喜欢游泳。”

“多少表示一下惊讶嘛!”佩罗斯佩罗用衣服下摆擦擦蒙了灰尘的果实,“虽然小卡塔才6岁,但他迟早要成为托特兰的支柱,早点适应和开发恶魔果实也是好的。”

“难得佩罗斯大哥你深思熟虑,但是真的没有私心吗?为什么是这个果实?”康珀特接过这个名为‘糯糯’的特殊超人系果实,一丝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小卡塔总是板着张脸,小孩子还是要软软糯糯的才可爱嘛!”佩罗斯佩罗理直气壮的答复道。

果然不该对这个人期望过高——康珀特将果实丢还给佩罗斯佩罗,头也不回的将兄长留在仓库中,还叮嘱对方记得将一团糟的房间收拾整齐。


评论(6)
热度(50)

草皮不是皮草

©草皮不是皮草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