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同人】Or in Between · 02(食堂团)

继续不知所云的短打,今天带上了怕疼的小可爱,凉得太快的克力架(。


·2·

一切似乎与之前并没有区别,除了称呼前少了‘三将星’这个限定词。克力架躺在病床上,看着往来的医护人员尽心尽力的服侍他,像过去的三十年一样,但还是有些不一样了。他很少动用大脑,但在病床上无所事事的时间里,也只有大脑能为他所用。

万国的平衡并不是在他被草帽小子打飞时打破,甚至更早,在四将星变成三将星的时候。他从未想过他的兄弟姐妹们会输——夏洛特家族应该是这个海洋称霸的存在。

“克力架大人,请您允许我们为您进行治疗好吗?”

“我不要。”

他讨厌打针,讨厌疼痛。想要变强的理由荒诞且可笑,但在这个变幻莫测的新世界里又合情合理。挨打会痛,感受过一次之后就再也不想了。松动的牙齿被卡塔库栗用镊子小心翼翼的取下,他疼的扑进了对方的怀里,那个强的永远不会倒下的兄长,用可以轻易拧断人类脖子的手,拍着他还沾着泥土的头发。那之后克力架的人生目标里除了饼干,又多了卡塔库栗的背影,所以他拼命追赶直到跻身‘将星’的位置。

夏洛特家族的敌人没人可以伤得了他,而有能力与他一战的只有他的手足。

但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走廊外的医护人员小声的谈论着这场由草帽小子一伙引发的风波,他捕捉着路过的每一个字眼,却从未听到草帽小子的死讯。此时距离他被打败已经过去24小时,复仇的军队和顶替他的卡塔库栗都没有消息——太久了,足以让克力架感受到一种名为‘惊慌’的情绪。

他不想听到卡塔库栗失败的消息,这种心情甚至淹没了他最开始因为自己失败会受到母亲惩罚的害怕。

那个男人的人生里不该有‘输’这个词的存在。

 

克力架在病房门被推开时睁开了眼睛,细小的电流通过他的发丝,在脚步声走到床边前,他翻了个身面对着门的方向。

“卡塔库栗哥哥。”

卡塔库栗的身上有浓重的血腥味,克力架愣了一瞬,然后在对方的腰侧看到了大面积的绷带,他一下子就坐了起来。

“没事。”卡塔库栗将克力架按回床上,“这伤是我自己弄得……有些复杂,大哥过几天会开家庭会议,你先好好休息。”

院长在房门口鬼鬼祟祟的冲卡塔库栗打手势,在克力架不耐烦的探头瞪过去前,卡塔库栗挪动脚步挡住了视线。

“要打针。”卡塔库栗有些无奈的看着摆出防御姿态的克力架,一副饼干做成的手套出现在手上。“别浪费体力在这种事情上。”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把糖豆,捏了一颗放进克力架早就张开的嘴巴里。

“这是大哥给的吧。”

卡塔库栗疑惑的歪头,手里继续给这个任性的弟弟喂糖果。

“只有卡塔库栗哥哥你的糖果不一样,花纹。”克力架嚼着糖豆含糊不清的说着,然后自己捏了一颗举到两人中间。“每一颗花纹都不一样,相比之下大哥对我太敷衍了,我都怀疑出生时大哥有没有抱过我啊。

“……”

即使每一个弟弟妹妹都会对他撒娇,卡塔库栗还是很不擅长应付这种过于甜腻的行为。他每次也只是学着佩罗斯佩罗的样子,沉默着揉揉对方的头,大多数情况下都能顺利的解决。这一次也一样,克力架总是梳成夸张样子的发髻被解开,柔顺又乖巧的搭在肩膀上,卡塔库栗轻轻的拍了两下克力架的头顶。

“我听说了一些事情……弗兰佩她……”克力架眼神游离,支支吾吾了半天,手下意识的抓着卡塔库栗的马甲下缘——从小的习惯,在身量没拔高之前,克力架总喜欢这样,抓着他的衣角,马尾在脑袋后面晃悠来晃悠去,小短腿‘哒哒’的费力抡动跟在他身后。

“没事。”

卡塔库栗似乎在围巾下笑了,走廊里多嘴的仆人头顶悬着饼干做成的利剑,凶器随着一声轻描淡写的‘没事’化成碎片。

“我没事。”卡塔库栗又说了一遍,拇指划过克力架眼角的伤痕,水渍在灯光下隐晦的闪烁。

克力架见过卡塔库栗围巾下的脸,是所有弟弟妹妹中唯一的一个。出于各种理由卡塔库栗从未在人前摘下过围巾,即使这样仍然在‘最受欢迎的兄长’排名中独占鳌头——但他无意见撞见过,卡塔库栗在对着严重不符合他风格的波点镜子洗漱,牙刷在尖利的齿间穿梭。卡塔库栗在镜子中看到了他,洗漱完毕后没有戴上围巾,而是走到呆愣在门前的克力架前蹲下。

克力架眨巴眨巴眼睛,张开还肉呼呼的小短胳膊,像往常的每一次会面一样,扑进了兄长的怀里。

“卡塔库栗哥哥,你真的是——酷毙了。”

而现在,克力架的一只手臂小心的抱住卡塔库栗未受伤的那侧腰,脸埋在对方带着年糕香甜的腹部,轻轻的呢喃道。

 

家庭会议在三天后如期举行,超大的会议室里聚集着兄弟姐妹。克力架数了数,少了戚风和普拉林涅,而弗兰佩眼眶红红的坐在角落——他在医院听的八卦足够多,自然了解在他昏迷期间发生了什么。然而大家过于平静的样子,让克力架怀疑自己被草帽小子打飞只是一个梦。

直到卡塔库栗在他身边坐下,克力架才回过神。卡塔库栗腹部的绷带已经卸下,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新的纹身,而在纹身之下,克力架能捕捉到凸起的疤痕。指尖下意识的向对方腰侧伸出,下一秒一个头绳套在了食指上。

小尖牙在围巾上缘晃过,克力架听话的收回手指,将散落在肩膀上的头发梳理整齐后扎好。

佩罗斯佩罗用叉子敲了敲手边的茶杯,会议室安静了下来,家庭会议正式开始。

他的将星到底还是失去了,但没关系,卡塔库栗还是‘将星之首’,还是妈妈最器重的孩子,是万国所有人的支柱。而他会再一次追上卡塔库栗的脚步,像之前的三十年一样,再次站在兄长的身边。

会议结束后是例行的下午茶,可口的点心和配比完美的奶茶舒缓了严肃的氛围。食物们在唱歌,兄弟姐妹勾肩搭背的谈天说地。克力架看着面前叽叽喳喳的巧克力夹心饼干和草莓夹心饼干,在犹豫要选择哪一个,还没等他下定决心,卡塔库栗在他空着的盘子里放了一个麻薯,在嘴角开心的咧起弧度前,后脑勺被人曲起手指弹了一下。

“佩罗斯佩罗大哥!很痛的!”

一颗和以前花纹不一样的糖豆被放在麻薯上。

克力架捂着后脑勺,突然想明白了,他所担心的从来都不是兄弟姐妹们的‘输赢’,而是一个叫做‘完整’的单词。

                                                     ·FIN·

评论(13)
热度(49)

草皮不是皮草

©草皮不是皮草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