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同人】Or in Between · 01(食堂团)

写在前面:短到不行的短打,要是还能撸点啥的话,要带上克力架玩,怕疼的小可爱(。食堂团我整个都混乱到不行,要是有bug就……bug着吧(理不直气也壮。

BGM:Let me out

 

·1·

布蕾形容得太夸张了。

卡塔库栗看着面前被打的鼻肿眼青的草帽小子,突然有些想念大哥佩罗斯佩罗的糖果,和甜甜圈——他的下午茶时间已经推迟40分钟之久。如此没效率的战斗,若是被大哥知道,怕是会克扣掉整整一周份量的糖豆。

即使他今年已经48岁,是BIG·MOM海贼团的三将星之首,随口说一句就会有成吨的糖果被送往自己的宅邸,他还是只吃大哥佩罗斯佩罗的糖豆。这于其他兄弟姐妹来讲是秘密,对他和佩罗斯佩罗却是个持续了40年之久的习惯。

从他八岁起,佩罗斯佩罗就会在新一周的六点钟敲响他的房门,留下一包包装精美的糖豆,每颗糖都都有不一样的花纹,有时候是一个童话故事,有时候是佩罗斯佩罗自己的衣柜配色。卡塔库栗从来没有在开门后见到佩罗斯佩罗,不过他知道答案,因为和佩罗斯佩罗花哨外套近似的糖纸,也因为只有对方会这么做。他对甜品的喜好总在变,但只有这个戒不掉。

佩罗斯佩罗是个完美的大哥,会给每一个兄弟姐妹糖果,唯独卡塔库栗的每一颗都有新花样。

 

但八岁以前的卡塔库栗什么甜食都不喜欢。

一个天生的战士,很多人都这么形容他,对他的期望像是要将整个BIG·MOM海贼团压在他的身上。每当有人开始说起这些的时候,卡塔库栗都会看向佩罗斯佩罗,后者永远都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丝毫不介意弟弟抢了自己的风头。佩罗斯佩罗从不在人前拍卡塔库栗的头,但是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会,然后从口袋里变着花样掏出糖果和零食。

他不吃不是因为不喜欢,只是不习惯在别人面前露出完整的脸。佩罗斯佩罗是懂得,所以在得到拒绝的回答时,也总是装作苦恼的脑子感叹弟弟长大了。不论是行为还是衣着都颇有些神经质的佩罗斯佩罗,其实意外的细心,他在提到这些的时候甚至不会用‘早熟’一些敏感词汇去形容,那些外界施与的压力从未来源于他这里。

卡塔库栗的见闻色霸气在未来修炼的足够出色,但他有一件事始终不知道——在一百多个兄弟姐妹中,他对佩罗斯佩罗而言是绝对特殊的,是第一个让佩罗斯佩罗感受到‘兄长’这个词意义的存在,也是他手中接过的第一个生命。

 

卡塔库栗后来还是吃了佩罗斯佩罗的糖豆。

佩罗斯佩罗在床底下找到了卡塔库栗,小小一只蜷缩在黑暗里,红红的鼻尖露在围巾外面,大大圆圆的眼睛瞅着趴在地上掀着床单的佩罗斯佩罗。后者伸手将卡塔库栗拉出来,卡塔库栗下意识的将另一只手伸了过去,但很快又收回,沉默着任由佩罗斯佩罗将他抱回柔软的床铺里——出生三个月以后卡塔库栗就不让任何人抱他了。

“今天跟人打架了。”床头放着脸盆毛巾和温水,佩罗斯佩罗将毛巾打湿替他擦着脸。

卡塔库栗没有回答只是拉高了围巾。

卡塔库栗每年的生日礼物中都会有一条新的围巾,而他衣柜里最古老的那一条,来自于他们的妈妈,夏洛特·玲玲,满月的礼物。年幼的他并不明白亲生母亲为何会命令他外出时一定要戴围巾遮住脸,但那是母亲,不明白卡塔库栗也照做了八年。

他的房间也没有镜子。

今天要收复的这个国家,有一个漂亮的喷泉,卡塔库栗像一个真正八岁的孩子那样仰头看着巨大的水柱从喷泉中涌出,然后狂风吹掉了他的围巾,露出了他因为喜悦长大的嘴巴。在四周的尖叫和辱骂声中,他在水池中看到了咧到耳际的嘴角,和口中的利齿。

 

佩罗斯佩罗将糖豆塞进卡塔库栗的嘴,薄脆的糖衣破碎后,巧克力又甜又苦的独特味道弥散开来。

“偶尔也要听大哥的话嘛。”佩罗斯佩罗取下卡塔库栗的围巾,捏着通红着眼眶也不挣扎的小孩的下巴,仔细的擦干净脸上的每一处。

佩罗斯佩罗从来没用‘大哥’的身份要求过卡塔库栗,只有这一次,虽然这个要求,在卡塔库栗看来并不是个‘要求’。

那晚上卡塔库栗睡的很好,佩罗斯佩罗的礼帽忘在了床头柜上,帽子上糖果的味道像是香氛一样,卡塔库栗在这样的环境下很快的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门被轻轻的敲击了三下,卡塔库栗在第一声响起的时候就睁开了眼睛,但他却等到门外完全安静才爬下床。门外有一包包装精美的糖豆,和一面边框是斑点花纹的镜子。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卡塔库栗甚至有了自己专属的甜点时间,和一个永远不能少了糖豆的贴身口袋。

 

一颗糖豆被塞进嘴里。

卡塔库栗嚼吧嚼吧,扭头看向蹲在他身边的佩罗斯佩罗。

“果然还是生气了吧。”对他来说,‘平手’和‘输’没什么分别,更何况还放走了草帽小子,也不知道那个小子出现在妈妈面前时,妈妈会是怎样震怒的表情。而宠溺归宠溺,在某些方面严厉的佩罗斯佩罗,会在他每一次没有达到标准时,少给一天份的糖豆。

现在那颗本该少掉的糖豆在自己的嘴里。

所以那句‘果然还是生气了’到底是说给谁的呢。

“没有哦。”佩罗斯佩罗用能力将扔在一旁的围巾拾起后抱在自己怀中,然后从口袋抽出手帕仔细的擦拭卡塔库栗脏兮兮的脸。“这次的事情很复杂,我只能说目前的状况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了,从某种意义上讲,草帽小子一伙算是救了我的命。”说着看了看四周卧倒一片的属下和弗兰佩,又想起了被随意丢弃在地的围巾,和卡塔库栗脸颊上的口水。“我一会儿让布琳修正一下弗佩兰的记忆,其他的我来解决。”

“不用了。”

“嗯?”

“这样就好。”

卡塔库栗伸出手,佩罗斯佩罗在摊开的掌心放下一颗波点纹样的糖豆。

电话虫噗噜噗噜的呼叫,佩罗斯佩罗站起身前,揉了一把卡塔库栗的头发。

 

                                                        ·FIN·

  

评论(10)
热度(56)

草皮不是皮草

©草皮不是皮草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