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同人】Young Gun(PK/LK)

CP:Penguin x Killer&Law x Kid

分级:PG13

警告:就当是基拉的生贺吧。原著背景,逻辑啥的就不要管了,毕竟凯多的手下也没出现几个,大概马上就要被尾田打脸了,这篇还有个R18番外,下周一发

BGM:Thisis the life

 

·01·

“竟然如此狼狈吗……”

“……”

“尤斯塔斯当家的,合作吗?”

 

两周前——

罗和草帽一行人航行在前往和之国的途中,海洋安静的过分,贝波担忧的二十四小时不停的换岗放哨。不过罗却潜意识感到一股莫名的雀跃,总觉得此行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收获海王类吗!!!”潜水艇再一次躲过巨大的海王类,船员们抓狂的看着和草帽团成员悠闲喝茶吃点心的船长,“船长你变了!!!”

“这个点心没有笨蛋圈圈眉做得好吃啊。”

“在别人船上就不要说这种话啦!”

“确实啊。”罗吃掉了蛋糕上的最后一口巧克力,“真希望草帽当家的能把黑足当家的接回来,有点想吃海王类烧烤大餐了。”

“船长!!!”

罗放下茶杯,颇为无奈的扭头看着惊慌的贝波,“冷静点,贝波,我们现在所处的这片海域不属于四皇中的任意一位,安全系数还是——”

“不是的船长!”佩金从监控室冲出来,“我们的路被海贼船拦截了!”

“什么?”刀被推离刀鞘,红色的剑穗在空中滑摆,“是四皇的吗?还是七武海?全员戒备!”

“是基德海贼团!”佩金表情微妙的说道,食指不自然的摩挲了一下嘴唇,“不过他们似乎没有开战的打算……基拉站在甲板上,情况看起来很糟糕……生理意义上的糟糕。”

作为相识十几年的伙伴,罗相信佩金的判断,但仍旧觉得这一切发生的突如其来且诡异。在他与草帽路飞的结盟登报的同时,基德与霍金斯和阿普的联盟也同样醒目的出现在头版,罗甚至能猜到他们的目标是哪一位四皇。但时间线太紧凑了,就算基德和阿普冲动,基拉和霍金斯也不像是会莽撞行事的类型。那为什么基德海贼团会狼狈的出现在这里,联盟破裂,有人反水了吗?

潜水艇上潜到刷着黑漆的大船旁,罗让草帽一行人呆在舱内不要贸然行动,他一个人领着佩金和夏琪登上了基德的船,身后贝波担忧的捧着毛茸茸的脑袋,在担心这一切是个陷阱。

佩金说的是对的,甚至情况还要更严重。基拉的样子不止是‘糟糕’能形容的,罗觉得他能站在这里都是个奇迹,无法想象之前的战斗有多惨烈。

罗环视一周,皱着眉头看着基拉,“你们当家的呢?”说完没等基拉回话,就招呼佩金扶着基拉进医务室,“你们的船医呢?你快死了知不知道?那个红毛是已经死了吗?”

佩金正手忙脚乱不知道该搀扶基拉的哪里,目光所及之处没有一块完好的肌肤,还有那个一直陪伴他的面具也不知所踪,脸上看起来似乎没有添新伤,只有肩膀上一道擦伤绵延到了下颌骨。基拉脚步虚浮的晃了几下,佩金索性弯腰扛起了对方,跟着罗的脚步快速的转移到医务室。

没在这里。

罗看着躺满伤员医务室,却没有等来印象中那个嚣张的问候和欠揍的脸。“我再问一次,你们船长呢?”

“……凯多。”

“!!!”罗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搭在床边的手猛地握成拳,“四皇的……百兽凯多?!!!”

 

在罗治疗期间,佩金用电话虫联络同伴说明了情况,然后让基德船上所剩无几能行动的船员跟着潜水艇寻了一个僻静无人的小岛。在安排好放哨的轮岗,并做好船体隐蔽后,罗将几个伤势严重的船员转移到他们的潜水艇内做进一步的处理。

“百兽凯多吗……”

“怎么了罗宾?”乌索普放下望远镜,问一旁若有所思的罗宾。

“如果我没有猜错,‘船长’基德他们的联盟目标应该是四皇之一的‘红发’香克斯。”

“可是他们的大副失去意识前说的是凯多的名字,难道中途转移了目标?”

“……关于凯多可是有一些很有意思的传闻呢。”罗宾说着接过乌索普手中的望远镜,并不理会独自迷茫的后者开始认真履行放哨的职责。

 

“船长,你觉得发生了什么?”佩金给基拉最后一块绷带打好结,看向靠在医务室门口脸色阴晴不定的罗,‘基德’的名字在喉咙里滚了一圈,求生的本能让他把这三个字母咽了下去,“其他人还有生还的可能吗?”

“那个红毛没死。”罗倒是坦荡的回答了佩金没问出口的疑问,细长的五指摊开,一枚破损严重的生命卡在掌心浮动,“不过看生命卡的样子离死也不远了。”他刚拿到这张卡片的时候可足足有一张扑克牌那么大,现在只剩下了一个角。他一直把这张卡片夹在解剖书中,刚才才忙里抽闲取了出来。早知道就——又能怎样,罗嘲讽的提起一边嘴角,不久前他连自己的命都差点没保住。

这就是新世界,这也是海贼的宿命。

基德海贼团的惨况影响了所有人的心情,让本来解决了多弗朗明哥而抬高的信心重新回到冰点,连总是插科打诨的草帽团都难得安静。

基拉在昏迷四个小时后恢复意识,此时未在值班的大部分人都聚集在餐厅,佩金激动的眼泪鼻涕糊在一起的跑进来。

“醒了!!!”

 

·2·

无法追究责任与缘由,在看到那个传说中的巨大男人从坑中爬出来时,基拉脑海中只有一句话闪过——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为什么偏偏要挑这个时候?不,为什么碰巧就是他们驻扎的小岛。

这个传言无法被杀死的男人,四皇之一的百兽凯多。像一座移动的钢铁堡垒般,从他们面前站起,掀起的气流吹倒了大部分船员,就连三位最恶世代的船长都止不住后退了半步。他们了解四皇是怎样可怕的存在,曾经误入BIG·MAM地盘使基德丢掉左胳膊的记忆还在眼前,那时的他们甚至连BIG·MAM的面都未见到。

而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从一万米高空坠落还完好无损的,盛怒之下的四皇。

失败是在意料之中,即使他们联盟的目的就是扳倒其中一位四皇,但也绝不是以这种硬碰硬的方式。霍金斯重伤被打到了海里,阿普最后关头叛变表示愿意加入凯多的旗下,而基德在凯多的拳头挥下来的瞬间用铁器做成的巨大手臂将他们推出了小岛,之后凯多也没再多做停留,乘着阿普的船离开了。

基拉相信基德还活着,即使基德的生命卡在他落水的时候已经遗失。他们剩余的船员爬上岸时,只看到一座即将分崩离析的小岛,岛上没有基德的踪迹,没有尸体就是好事。基拉在凯多最后留下的那个拳头坑旁,找到了一片生命卡。

然后这张卡带着他们找到了罗的潜水艇。

 

“事情就是这样。”基拉靠在叠起来的枕头上,胸腔因长时间的说话传来一丝疼痛,眉头还没来得及皱起,嘴边就出现了一杯水,下意识的就着喝了两口,喝完扭头才想起来身边坐的是红心海贼团的副手佩金。‘谢谢’,基拉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对佩金说,后者回了他一个傻到极点的笑,让这几天压抑着情绪的基拉有些眼眶酸涩。

“基德肯定还活着。”基拉看向从他开始说话就沉默不语的罗,猜不透后者的想法。几个小时前,在生命卡指向不远处露出水面的潜望镜的时候,基拉的心态并不乐观。罗会伸出援手的可能性连30%都不到,最坏的结果可能是他们剩余的船员也会被趁机解决干净。对于这样一个敌对大于友好的存在,基拉着实不清楚为什么基德要随身带着对方的生命卡片。

不过现下他只能放手一赌。

“那家伙没死。”罗把刀靠在肩膀,转身走出医疗室,并不打算解释为什么如此肯定的原因。基拉看不到他的表情,罗在门口停了下来,“我们此行的目标就是凯多,要是你们当家的能撑到那时候,我可能会顺手好心救他一把。不过……你这样莽撞的跟着生命卡片,是为什么?”

基拉的蓝眼睛透出一种莫名的情绪,庆幸夹杂着不解。

“基德一直贴身带着,我想,对方应该是他很信赖的人吧。”

 

在确认基德确实还活着,并且罗答应伸以援手后,一直提着的那口气终于松了下去,整个人瘫软在病床上。一旁的佩金显然吓得不轻,忙不迭凑上来查看他是不是哪里不对劲。

“你没有跟你船长说什么吧?”

佩金不解的抬头看了看基拉,手上没停的将一个散开的绷带重新扎紧。

“我们的关系吗?我没给任何人说过,我发誓!”

“……我们什么关系,我们没有关系。”基拉不自在的躲了一下佩金的手,却在后者愣住后感到一丝后悔。尴尬之下他急忙转移话题,老实的任由佩金重新给他盖好被子,“我说的是,救基德这件事,你没有劝过你船长吧?”

佩金摇头,“船长在吃饭前一直把自己关在卧室里,我没有跟他说过话。”

基拉把被子拉到鼻子底下,眼睛在转了一圈重新回到佩金身上后,猛地闭上。该死的,他本来已经把两年前的事情忘得差不多,一看见那张傻脸就什么都想起来了。

“两年前——”佩金用指尖戳了戳他因为输液而冰凉的手背,然后把手盖在了上面,暖烘烘的像个小太阳,基拉没一会儿就有些昏昏欲睡,恍惚间觉得其实这样也不赖。

“我以为你讨厌我了,给你的生命卡也完全没有动静。”

眼皮已经酸沉的不行的基拉硬抬起一点,蓝眼睛斜睨了一脸认真瞅着他的佩金,从被子里闷闷的说了句。

“白痴,生命卡会暴露你们海贼团的位置,再怎么说我们也是竞争关系,你也不怕你船长知道了打死你。”

在捡到基德留下的那片生命卡之后,基拉犹豫过,然后拿出了佩金两年前硬塞给他的一片生命卡,内心挣扎做着利益权衡,直到他看到两片卡片指向同一个方向。一个想法在脑内成形,一个好坏参半、希望与失望并存的选择。他在重新起航的时候就下定决心,若是基德卡片指向的不是红心海贼团,哪怕对方愿意给予帮助,他也会在之后找到红心海贼团。

怎么说也是两年前睡过一觉的关系。

佩金注意到基拉露出的耳尖悄悄的染上了红色,嘴角不受控制的扬起,指尖小心的伸到基拉的掌心里,确确实实的整个包住了对方的手。

 

·3·

基德海贼团成员的伤势在靠近凯多势力范围时已经康复了七八成,基拉也已经可以和夏琪打个不分上下。至于为什么不和佩金练手,基拉说佩金肯定会放水。

“你们两个有猫腻。”夏琪捂着被基拉打了一拳的脸颊,痛心疾首的指着看热闹的佩金控诉。

“好了,接下来可不是适合打闹的行程。基拉当家的,再过一个小时我们就进了凯多的领域,鉴于你们当家的没在,我需要征求你的同意。”

基拉转身看着站在他们甲板上的罗,那艘小潜水艇跟在他们的后面,而他们面向的是未知的生死,不可捉摸的未来。“我明白,在基德回来前,包括我在内的所有成员,听你的调遣。”

“嗯哼。”罗点头,“你比你们当家的识时务多了。”他摊开手掌,生命卡指向基德的所在,“看来他撑住了,十天前见到你的时候这个卡就这么大,没变小就是好事。接下来我们就要祈祷,凯多没有把他拴在身边,这样把他抢回来的成功率会高一点。”

“凯多对于多弗朗明哥的事情很生气,那天的我们也是撞在了枪头上,不过情报显示监狱没有在凯多常在的岛上,是在旁边的另一座小岛,看管人是三大天灾之一的旱灾杰克。”

“果然没那么容易死吗……两周前他被佐岛的象主揍翻在了海里,他已经回去了?”

“果然又跟你们有关系啊……”基拉叹了口气,“旱灾杰克还没有回来的消息,到今天为止的情报是这样的,幸运的是暂替这一职责的不是凯多手下的高级干事,是X·德雷克。”

“德雷克?”

“索隆当家的。”似乎索隆的出现在意料之中,罗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既然我们是联盟,计划发生的任何改变我们都要了解。”

“这是自然,妮可当家的。”罗对着跟在索隆身后的罗宾点头,“在草帽当家的回来之前,我们的计划和以前一样,不会有大动作。营救基德这件事,也不会暴露我们联盟的存在,我已经有计划了。”

“如果救出‘船长’基德后,他们愿意加入,这也有利于我们和凯多的对抗。他的身体条件允许的话,毕竟也是将近5亿贝利的战力呢。”罗宾看了下罗手里所剩不多的生命卡。

“这个不用担心。”罗将卡片收回口袋,“那家伙可是,打不死的野狗啊……计划还和之前一样分开行动,你们和武士当家的先行招募义士,贝波和夏琪他们寻找安全的藏身之处,我和佩金基拉去打探一下那家伙的情况,然后想办法把他弄出来,虽然不想承认,但那家伙的战斗力也确实可用。”

罗宾意味不明的笑了,“那我们到时候就电话虫联络吧,如果路飞那边顺利的话,在他赶来之前我们要做好准备呢。”

 

隶属于凯多的岛屿就像凯多这个人一样,坚硬冷酷,比起岛屿更像一座座堡垒,让人无从下手,基拉看着阴沉的天空出神。

“你们船长一个人去找德雷克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佩金整理着身上的装备,“船长他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我们就安心在这里等他汇合,然后去把你老大救出来。”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佩金小跑着把扔在玄关的背包拿回到床上,翻出了一对镰刀,“草帽团的乌索普修好了你的武器,似乎他还改进了一下,不过时间紧凑没来得及仔细询问。”

“……”基拉靠在窗台上没有动作,梳成背头后那双颜色透彻的眼睛毫无阻拦的看向佩金。后者拿着他的镰刀走到他身边,拉过他的手帮他穿戴好。

“这个按钮。”佩金指着一个圆形的按钮,“按一下镰刀出来,两下收回去——”

基拉探头亲了一下弯着腰给他解释机关的佩金,一个吻轻飘飘的落在对方的嘴角。

“两年前……是我不对,我不该就那么跑掉。”没等佩金的嘴唇下意识的追逐上来就偏头躲开,不过粉红的耳朵和侧颈告诉了佩金这次的结局不会再像两年前一样。

佩金笑着靠在基拉的肩膀上,双手穿过对方的腰侧撑在窗台上。“我没有生气啊。”温热的吐息缠绕在基拉的耳畔,“我很高兴你还留着我的生命卡……而且我还是你心中值得信赖的存在。”

“白痴。”

“我们要是能活着走过这一趟,就再去滚床单吧。”

“……白痴!”

 

罗带着胜利的钥匙打开房门的时候,是松了一口气的,基拉和佩金两个人安分的在对武器进行保养,他一度以为两个人会趁这个空档做些亲密的行为。

“我很欣慰。”目光若有所指的在两人之间巡视了两圈。

基拉愣了一瞬后震惊的看向佩金,佩金莫名其妙又百口莫辩,只得追着罗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又知道了多少。

“我知道的你们不知道我知道的事情多着呢。”

“不是……船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罗没有理会佩金,走到床边坐下,从裤兜拿出了一串钥匙。“不出我的所料,德雷克当家的归顺凯多的目的是养精蓄锐,并利用这个机会接近凯多,等待能够取下凯多性命的时机。不过目前他还没有找到一举拿下的办法,我也没有告诉他此行真正的目的。”罗捏了捏眼角,有些犹豫的开口道,“不过他对于我会去救基德这件事抱有疑惑,希望不要成为隐患。关于凯多的事情可能还会有变数,等草帽当家的回来还要再合计,现下还是先把那家伙弄出来,免得夜长梦多,哪天凯多不高兴宰了他。”

“……”基拉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段,诅咒他船长中又透露出关心的对话。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关于基德和罗,确实有一些他不知道的往事。

“这份人情算你们欠下的。”

基拉点头应下,但仍是好奇德雷克如此好心的原因,毕竟事关基德的安危,小心谨慎一些总是好的。

“光靠勇气和决心是无法在新世界生存下去的,必要的友好和合作才是致胜的关键。更何况……”罗隐去了后半句话,也省略了与德雷克的部分谈话。

真是的情况是,罗并未因此事欠下任何人情,即使他做着最坏的打算推开了德雷克的门。他发现了德雷克一个致命的秘密,那间卧室躺着的,是理应死在凯多手下,并葬身大海的‘魔术师’霍金斯。作为交换和报答,德雷克复制了监狱和海楼石手铐的钥匙,并答应帮他们解决后续的麻烦。而罗之所以让基拉欠下这个不存在的人情,也是在不能和盘托出的前提下,安抚基拉情绪的折中办法。

报答。

罗看着渐暗的天色,弯着嘴角勾起一个笑容。是真的没想到基德居然会好心救了霍金斯的命——

 

他承受了凯多的大部分攻击,也是我能够从凯多手下保住性命的原因,得以保存足够的精力撑到德雷克找到我。

 

他说既然结盟了就是伙伴,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这也是凯多愤怒的将他抓走关押的原因。

 

尤斯塔斯·基德。罗笑着压低帽檐隐去嘴角的笑容,将长刀鬼哭扛到肩上。“关于真实的你,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

“船长?你刚才说话了吗?”

“没有……该行动了。”

 

·4·

比起基德的坏运气,罗这次可以说吃了幸运果实一般,根据德雷克的情报顺利的深入到了与基德仅一墙之隔的门外,静静等待指针转向21:00,约定好行动的时间。

‘嘎达’

“ROOM!!!”旋转的圆圈出现在罗的掌心,“心脉休克!!!”

看守人失去意识全身抽搐的瘫倒在地。

“……基拉找到你了。”海楼石锁链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铁栏杆后的人影似乎在努力坐起。

“竟然如此狼狈吗……”

“……”

“尤斯塔斯当家的,合作吗?”罗晃了晃手里的钥匙,“你应该已经知道我和草帽当家的联盟目标是凯多吧,加入我们,还可以顺便报仇哦。”

钥匙打开了牢门的锁,罗走进去看着强撑着靠在墙上的基德,样子当真凄惨到极点。毛大衣上满是白色的墙灰,像火焰一样张扬的红发也软塌塌的蹭在墙面上,防风镜碎掉了一只镜面,罗看不清基德藏在阴影里的脸。

“也亏你能活到现在。”

蹲下身子将钥匙插进手铐里,基德脏兮兮的头发蹭着他的脸颊,罗没有躲开。“你们的联盟已经破裂了,霍金斯虽然还活着,不过接下来他和德雷克联手的可能性更大。你……真的——”

 

帮我转告那些和你一个时代的小鬼,快点逃命去吧,你们不过是在玩一场海贼过家家游戏而已

 

 “如果有命从这里出去的话,不管用何种办法,与何人联手,我都要干掉凯多!”

罗知道这是基德肯定的答复。

“闭紧嘴巴别发出声音,基拉在楼下接应你。”罗把基德搀扶到墙边,“ROOM——屠宰场!”下一秒一块面包替代基德出现在空中,在面包落地的瞬间,罗再次张开五指,紧接着一块啃了一口的巧克力顶替了他的位置。

 

警报声响起的时候,罗一行人已经撤退到了和贝波约定好的地方,身后的城镇吵吵嚷嚷,却没有凯多的人手追来这里。

“没有追兵?”基德扭头看着寂静无人的海滩。

“回去你要是没死透,那我就告诉你为什么,现在闭上嘴。”罗和基拉将基德托进船舱,佩金在身后放哨,在红心海贼团的潜水艇驶离海岸的同时,另一边的海岸传来了巨大的爆破声。

“你们明天可能要见报啦。”佩金拍了拍基拉的肩膀,“基德海贼团在救出船长后,被四皇凯多的部下消灭在逃亡的路上。不过德雷克手下的这个能力也挺厉害啊,居然拿着照片就搞出了一模一样的你们。”

“标题太长,你这水平当不了记者。”基拉看着手术室的门合上,心情难得放松,顺口就怼了过去,也没有把肩膀上存在感极强的胳膊甩下去。“基德一定很期待看到凯多震惊的脸。”

“很大的可能是震怒哦。”

“你闭嘴吧。”

“晚上要来我的房间休息吗?或者去你那里也可以,不过我们的是潜水艇,所以隔音效果要好很多哦。”

“……”

没有等来意料之内的恼羞成怒,却等来了被塞进掌心的一小片白色的纸张。佩金惊喜的看向用后脑勺对着他的基拉,庆幸基拉今天因为行动扎起了头发,通红的耳朵告诉了佩金他真正想说的话。

 

“醒了。”

基德艰难的转动头部看向声源的方向,罗翘着二郎腿坐在小沙发里,黑眼圈要比报纸上看到的更浓重,他又把头扭回来看了看四周。这不是病房,是罗的卧室。

“喂……”基德没什么气力的对罗喊道,“你把我放在你卧室,有什么企图。”

罗一如两年前在香波地群岛时那样的笑着,嚣张且欠揍,他翻身上床,跨在基德的上方,纹着‘DEATH’的手指捏住基德的脸颊,稍微用力让嘴唇撅了起来。

“你这个混蛋,我是病——”

有温热触碰到了他的嘴唇,基德瞪大了金属色的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罗,后者似乎是在肯定他的想法,又伸出舌尖舔了一下他的嘴角。

“知道你还残着,先提前收点利息……还有两年前的,等你好了,我可要一并收回来。”

两人离得极近,罗自然捕捉到了基德那声几不可闻的叹息。完好的右手伸进了罗脑后的头发里,摩挲了两下,然后用力地按下。

“你们基德海贼团都是这德行吗……战斗以外不知道怎么解决的事情,第一反应就是躲?你是这样,基拉当家的也是,这样看来,也只有我们红心海贼团能拿下你们了。”

“基拉怎么了?”

“……没什么。”

罗用额头抵住同样喘息着的基德,仔细擦拭过的身上有股浓郁的酒精味,不过在这之下是属于基德的生命力,鲜活而炙热。

“凯多和你说什么了?”

基德疑惑的看着撑在他身上的罗。

“有什么促使你决定和我们合伙,而我肯定不是因为我救你而欠下的这个人情。”

“……”基德闭上了眼睛,罗没有催促,他在等待,基德眼睛再度睁开的时候,金属色的眼睛里是他熟悉的张狂。“那家伙是对着我唧唧歪歪了一通,不过不是什么重要的话,你只需要知道,四皇一定会被我们打败,不论早晚,不论方法,我们才是这个时代的主人!”

“那是自然。”罗重新拥住基德,感受着基德颈动脉强有力的搏动,“我们会活着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点。”

 

因为我们是,最恶的世代啊。

                                              ·FIN·

 

评论(7)
热度(26)

草皮不是皮草

©草皮不是皮草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