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同人】一起睡觉吧(PK)

CP:Penguin x Killer

警告:吧刊Vol.3.5音乐特辑的文,安利看这里→电子吧刊们

BGM:Boys

 

「要酒么?」一个已经空了的瓶子在眼前晃啊晃——很欠揍。

「不。」

「这真不像你的风格,或者说——你们的风格,你懂得,Eustass Kidd的海贼团居然这么禁欲?这不科学。」

「那你觉得应该是什么样?」

「天哪,我真该庆祝一下整整一天你终于正眼看了我一次。哦不——别转过去!我说就是了!」

「那就别废话,我开始怀疑Trafalgar Law怎么会收你这种船员,这不科学。」

「我怎么了!」

「话题不应该是这个,还是说你希望我再次转过去无视你。」

「求你——别——我说就是!」

 

Penguin举起双手做出一个投降的手势,「等一下好么?如果我们决定促膝长谈的话酒可少不了。」说完跑到海边扛回了一个木头箱子。

「要什么酒?」

Killer低头看了一眼排列整齐的酒瓶,似乎浓郁的酒香都钻进了鼻子,犹豫了一下,「伏特加。」

埋首在酒箱翻找的那人嘿嘿笑了,加快了手里的动作。「这真的是个惊喜,你说呢?居然有酒飘到这里。」

「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我是说在被七武海拍到这个荒岛的情况下。」Killer接过了已经顺手被打开的酒瓶,「我想你需要一句谢谢。」

「你这一天给我的惊喜太多了。」

「我当成夸奖了。」

「这肯定是夸奖。」Penguin坐在了Killer身旁的沙地上,「我一直以为你们所有人都是像Eustass.Kid一样肆无忌惮的,那样的——无所顾忌。」

「不是这样么?」Killer反问。

「并不是所有时候。」Penguin不解的看向Killer,希望后者能答疑解惑。

「如果所有人都那样肆无忌惮,Eustass海贼团不可能活着走到这里。Killer眼神略失焦的看着某个地方,我们的有所顾忌是为了基德的无所顾忌。」

「啊哈,听起来像是你爱他。」

Killer歪头疑惑,「为什么这么说?他是我们的船长。你难道不会为了Trafalgar Law这样?」

「嗯。」Penguin眉头拧成川字型,「我们大概和你们相反,我们的无所顾忌是在罗的有所顾忌下为他达成某种目的以便活着走到这里。哦——快换个话题!我快要被自己绕进去了!」Penguin揉了揉帽子,Killer猜他原本是想抓抓头发。

「你是怎么走上这条路的?」

Killer皱眉看了Penguin一眼,「你就不能换种说法?」

「我以为你不会在乎这个——好吧是我的错,我也许应该带个小本本搞个什么杀戮武人的观察日记和注意事项。」

「想揍你。」

「你不会的。」Penguin咧嘴笑的很贱,「你说了想就表示不是付诸于行动,更何况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我们内斗。」

「这是你今天说的唯一一句过了脑子的话。」

「我当是夸奖了。」

Killer再次扭头看了Penguin一眼,而且后者发誓他透过破裂的面具读出了满满的鄙视。

「现在聊点什么呢?」

「喝酒。」

「好吧我们现在来聊喝酒!」

「从哪里开始聊。」

Penguin这下真的有点蒙。天都知道他只是在开Killer的玩笑!没人想得到他居然搭话了!他可是那个沉默寡言的杀戮武人!

「你不是想聊喝酒么,嗯?」Killer略带有笑意的声音钻进了Penguin的耳朵。

如果他没戴面具的话一定笑得很开心。Penguin这么想到。「为什么还带着面具?」

Killer愣了一下像是没料到他会突然来这么一句。「习惯了。然后居然卸下了面具。」

好吧,一张挺帅气的脸,哦,湖蓝色的眼睛也很棒,天哪!那几道疤真的太帅了!Penguin在内心咆哮着。「我很不能理解你为什么要带着面具,要知道这张脸把妞太占便宜了!」

「只是被人叫过小白脸。」

「……请允许我道歉。」Penguin挥舞的手在空中顿了一下,「而且谁这么没水准,明明很男人!」

Killer盯着Penguin看了一会儿,然后挑起一边嘴角笑了。

「谢了。」

「呃……不客气……」Penguin结巴了,他觉得很奇怪——这才不是那个伶牙利嘴又毒舌的红心海贼团大副!

突然沉默了下来。

「你为什么会成为海贼?」Killer打破寂静。

Penguin受宠若惊的无措了好一会儿,然后大概是觉得这样的自己很逊,又很快镇定下来。

「我和law是发小,我喜欢追随着他,就这么简单。」Penguin说完耸耸肩。

Killer理解的点头,「我和Kidd是兄弟,有血缘关系的那种。」

「这样啊……什么!」Penguin激动的跳了起来,沙子溅了Killer一脸,后者在翻了个白眼后任命的拍打。

「不是——我是说——是有人这么猜过你们的关系——但是——天哪!Penguin原地转了好几个圈,这居然是真的!你们是兄弟!」

「为什么你看起来很高兴?」

「因为你们不可能乱伦……也许?」Penguin小声嘀咕。

「什么?」Killer问道。

「不,没什么。」Penguin心虚的扭头避开Killer眼睛。那眼睛的颜色太让人有罪恶感了。

Killer耸耸肩并没有追问下去,Penguin松了口气。

「其实他还是我的弟弟。」

「什么!」Penguin又震惊了。

「但基德他生来就是一个领导者,这个我一直知道。他的目标是成为海贼王,我的目标是帮助他完成梦想,就这么简单。」

「听起来真的是你爱他。」

「我爱他。」Killer点头。Penguin瞬间在内心模拟了Kidd的一千种死法,他不知道为什么。

「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也是小时候在我被父亲打骂时唯一挡在我身前的人。」Killer笑的很温柔,Penguin一点也不认为他适合那个杀戮武人的头衔——当然只是指现在。

「那时他还没我高。」Killer接着说。

Penguin又脑补了一下小不点的Kidd,甚至还长了张团子脸。这个一定要和law分享!

Killer将剩下的酒一股脑的灌完,然后将瓶子甩出老远。

「现在我觉得和你拍到一个地方还不算件坏事。」

「这是我听到的最美妙的话,我发誓。」Penguin看着Killer因为投掷动作而略微敞开的衣领——其实那一直是敞开的,只不过现在敞的更大了。

「你真白。」脱口而出。

「什么?」Killer不确定的再次问道,他希望自己听错了。

「你真棒。我刚说的是这个。」

Killer怀疑的上下扫视一番。

这个眼神——Penguin觉得自己喝高了。

「来一发么?」他真的喝高了。

这下Killer确定自己听清楚了,他面无表情的看了Penguin一会儿——后者觉得背后已经被冷汗浸透了——这太糟糕了,事情不应该这样发展,天哪他都说了什么混话!

「听我说——那个——刚才风有些大你可能没听清——我是说——我们一起睡觉吧!」

这下子Killer的脸彻底黑了。

但Penguin居然还有闲情在内心调侃一句:这才是杀戮武人!真他妈的帅!

直到锋利的刀刃贴上胸膛,Penguin甚至不敢大幅度的呼吸了。他真恨自己惯用的是枪!而且已经在飞过来的途中掉落在哪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了!

「听我解释——」

「我很确定你刚才说了什么。」Killer凑近了一下,「来一发?难道不是这句?」

凉飕飕的感觉席卷了胸膛,Penguin不可思议的低头看了看——他的衣服被划开了,是他的衣服不是心脏——感谢上帝。

「我觉得现在不适合玩这种游戏。」Penguin觉得Killer的架势像是准备玩死他。

「赞同。」Killer松开了刀并且扔到一边。

「嘶——」Penguin有些跟不上事情发展的节奏。

「现在应该来一发不是么?」

「什么——」未出口的话被柔软的舌头堵回了口腔,只呆了一秒——这太浪费了!然后Penguin下意识的扣住Killer的后脑勺和后腰,抵死般的互相掠夺。

「喝高了。」一吻结束后Penguin诊断。

Killer毫不理会的继续上前离得更近。

「我们是海贼不是么?做事哪里需要理由。」Killer停了一下,「如果你一定需要个理由的话——好吧,是喝多了。」

「就这一个?」

Killer歪头疑惑了一下,不确定的补了一句,「反正我也不讨厌你?」

「哦,我们都喝多了。」

不等说完就拉扯下了Killer本就大开的衬衫,双手扶着那人精瘦的腰,双唇贴着胸膛一路向下。

 

也许回去后应该给七武海寄一面锦旗。

而且他确实这么做了。

                            

           Fin


评论(1)
热度(6)

草皮不是皮草

©草皮不是皮草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