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同人】I'm not gay(PK)

CP:PK前后有意义
 分级:R18
 警告:复健中,ooc和语言逻辑混乱请不要打脸,靠脸吃饭的

BGM:Rumors
 
 密密麻麻的蚂蚁在细瘦却结实的小腿上跑窜,佩金咽了口唾沫,默默的把裤腿又扎紧了些。等他把摄影器材重新扛起来,基拉已经抱着胳膊看了他不知道多久,眼睛顺着他的裤腿一寸寸的爬到他裸露在外的脖子上。神态轻松的好像腿上的那几百只蚂蚁压根儿不算什么事——也确实不算,佩金想起来一个小时前对方还给一条两指粗细的蛇扒了皮,他当然果断而坚决的拒绝了分享蛇肉的友好邀请。
 不过这些蛇虫鼠蚁目前都不在佩金担忧的TOP3里,排在第一位的是他的屁股。他脑内已经将罗出发前的那番话循环了不下千次,关于他此次旅行的搭档的一些风流韵事,这也不是重点。
 他是个gay。
 还是个对我有兴趣的gay。
 整顿好包裹的基拉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佩金在打开摄像机之前,手忙脚乱的腾出了手把裤腰带也扎的结实了点。
 
 他们在三天前被空投到这片雨林,开始为期一周的生存之旅。并且要在规定时间内抵达目的地,在那里会有直升机将他们接走结束这次探险。
 基拉是一名退伍的海陆军人,两年前退伍后出现了PTSD症状,他的哥哥基德觉得就这么让他呆在家里犯病不是个事,咨询了一些意见后决定给基拉找点事做。从咖啡店揍飞醉鬼再到超市打断小偷的鼻梁,辗转试了很多工作,直到某次在一档户外运动节目中救了主持人后出现了转机。
 那期视频的点击率因为基拉冷静专业的操作暴涨。佩金看过那期节目的弹幕,觉得弹幕后的少男少女充分表达了预留一半床位的急迫心情。之后基拉就开始单干了,一个人,一个摄像,一个目的地,一年的时间,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探险博主了。
 这是佩金第一次搭档基拉,甚至是第一次面对面的接触,在这之前两人的工作方向八竿子打不着。他只是个拍食物的美食博主。就是这么小清新,也不是那么好混出名堂。
 两周前罗给寻求转型和刺激的佩金推荐了基拉,基拉的搭档因为结婚辞去了这份风险颇高的工作。在视间了一圈基拉的微博后,他拍拍大腿决定接下这个可能会搞丢小命的工作。那时的他可没想到两周后站在沼泽里时,担心的不是生命,而是他的屁股。天地可鉴,他可是个直男。不比标杆,也比直尺。
 在探险开始的第一天,基拉货真价实地救了佩金三次,并且无数次制止了佩金差点踩上路过的蛇的脚。他也只是发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要他做什么都可以除了屁股。虽然他得承认基拉确实有一张不错的脸和超正的身材,有八块码得整整齐齐的腹肌的那种正。他也知道那几百万的粉丝中,一大半都不是为了学习怎么求生,而是怎么能和这个人滚床单。如果他是女生的话可能会考虑来个——
 “看着脚下。”
 基拉用指尖将摄影机的镜头向上抬了一些,那是一双不像军人的手,除了有一些茧子,格外的修长好看,尤其是指尖,指腹上的肉不多不少,圆润饱满的弧度刚刚好,还有修剪整齐的指甲,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仍然干净整洁。
 “走啊。”
 基拉又用拇指和食指捏了一下他的袖子,示意他跟上脚步——这个动作有点可爱怎么回事,明明是个冷酷又残暴的退伍军人,说扒蛇皮就扒蛇皮,说吃虫子就吃虫子。还好基拉对跟拍摄影师要求没那么严格,他有压缩饼干吃,不过上次进食的时间似乎有些久远,饥饿感突然跳出来叫嚣了几下。
 有些不对劲。
 佩金调整了一下摄像机,重新把镜头对准了基拉的蓝眼睛。
 “……”下意识的后撤一步,却忘记自己正在趟水的途中,脚没从泥里拔出来就企图移动,一瞬间没站稳,还好身形晃悠了几下被基拉眼疾手快的拽住了——四根手指扣在了皮带里,然后一阵冷风穿裆而过,佩金打了个冷颤,急忙扎稳了马步。
 “稳了,稳了,我站稳了。”
 “……”基拉似乎是笑了一下,弯起的嘴角隐在耳旁散落的金发里。
 心跳声扑通扑通的似乎要盖过雨林里乱糟糟的虫鸣鸟叫,佩金好希望摄像机抓住了那个转瞬即逝的笑——其实基拉挺好看的,正常人都觉得的好看,佩金补充了一句,我不是gay,就像他会承认罗长得好看一样。
 
 “也许我需要向这一期的观众朋友解释一下,为什么这期节目如此糟糕的原因,全都是因为我。”佩金回放着录像,觉得这一期的后期工作量十分庞大,甚至需要全程的消音,几乎每半小时就会传来他的一声惨叫,然后镜头里的基拉就会像个老妈子一样解救他。“或者这期就叫做《拯救菜鸡佩金》。”
 基拉用匕首划开了一个罐头,递给佩金。“这个提议不错。”然后把散开透气的金色长发重新扎了个马尾。
 “你不像是会留刘海的性格。”
 基拉停下整理睡袋的动作,看向一旁盯着他出神的佩金,眨巴了下蓝眼睛——它真好看,像浮潜海域透彻的海水。突然抬手把刘海一把撸了起来——额角发际的位置有一小片烧伤。
 “怪不得这边眉毛老挑着,我还以为是为了耍帅……抱歉。”佩金意识到这话有些过分,急忙道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个疤……呃……很酷?”语气虚到说服不了他自己。
 “我在部队的时候是寸头,回来后懒得打理就由着它去了,刘海是罗建议留起来的,他说我的颜粉比较多。”
 “你认识老大很久了吗?”
 “基德什么时候认识的,我就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都忘了他当过军医……”佩金把吃完的罐头收拾好,还是没忍住问道,“你的伤是怎么弄的?我没有恶意,当然你不想说是完全可以的!”
 “你确实话很多。”
 “哈?”
 “罗出发前托基德给了我一副耳塞。”
 “我哪有!我有吗?”佩金激动的站起来坐到基拉身边,“你可以看我的微博,虽然粉丝不是很多视频不是很火,但真的质量很好最重要的是都是干货!”
 基拉嘴巴张合了几下,似乎是回复了一句‘我知道’,佩金还没来得及深究,就被基拉赶到另一边,丢下一句‘休息’后就不再搭理他。
 “你前一个搭档也像我这么菜吗?”
 “……”
 夜风送来了基拉的一句叹息,也可能伴随着一个白眼。佩金闭上嘴,内心祈祷接下来几天对方不要任由他自生自灭。
 “上一个搭档是我的战友。”
 也对。佩金回忆着基拉之前的视频,操作稳当并且专业,不拖泥带水,可以毫不畏惧的跟在基拉的身后跳下飞机、瀑布、峭壁,甚至所有的危险地方。佩金觉得有些愧对自己专业第一的成绩,扛摄像机练出来的肌肉果然还是没有竞争力。
 “战场上发生什么都有可能。”
 佩金扭过头去看基拉的时候,后者已经闭上了眼睛。他思考了一会儿才明白对方是在回答自己半个小时前的那个关于‘伤疤’的问题,那一瞬间佩金似乎看到了罗形容的那个PTSD时期的基拉。对于PTSD佩金是了解过的,即使并不靠近战争中心的罗,在离开那里后的小半年里都被噩梦每晚折磨。罗曾经嘲讽的说过基德一直不退役的原因,是因为不想患上PTSD。
 他几乎是睁眼到天亮,脑子里一团乱麻,像是养了一堆猫咪在玩毛线球。
 “对不起。”佩金直挺挺的躺着,看着基拉在一旁忙活。
 “那你就应该起来,把自己的那些东西收拾好。”基拉似有些好笑的看着他,“我现在很好,我也一直有去互助会。”
 “我很久前就知道你,但一直没机会见你。罗提起你很多次,好的那种。你知道他不常说人好话。”佩金起身整理自己的背囊,背对着基拉叨叨了很久,有几句声音小到可能只有他自己能听见,比起说给基拉更像是说给自己。等他收拾好转过身的时候,基拉手撑在下巴上正面无表情甚至有些严肃的盯着他,不像是前几天充满探究和玩味。气场强大且微妙的让佩金停下了动作,下意识屏住呼吸。
 “出发吧。”
 基拉在佩金窒息身亡前拍拍裤子站起来,留给他一个还在晃悠的马尾。
 
 气氛相较前两天更尴尬了。如果说之前是佩金在刻意拉开距离,那此刻就是基拉也加入了保持距离的队伍。基拉在镜头前沉默不语,他在镜头后眉头紧锁。
 这个认知让佩金有些烦躁,他以为一夜的畅谈会让气氛回暖,最起码他觉得自己已经放下了成见——他不在乎基拉是不是gay这件事了,他甚至一想到这件事会心痛。在战争中摸爬滚打活下来的基拉,不该忍受因为性向带来的异样的眼光。他真是个混蛋,居然在担心基拉觊觎他的屁股。如果基拉有需求,他可能会同意献出自己的屁股——这个还是算了。
 其实也可以。
 “罗推荐你的时候可说你在大学是专业第一。你知道他不常夸奖别人。”
 “什么?”
 基拉的下巴尖对着摄像机抬了抬,佩金这才反应过来他又走神了。“抱歉。”他把摄像机放下,重复了一遍,“对不起,为你,也为罗。我搞砸了。”
 “你之前的视频拍的很好,饭也做得不错。”基拉没在意是否还在正常拍摄,转身继续向前走,佩金愣了几秒急忙跟上,摄影机提在手里,跟基拉并排走着。“罗来找基德时候,带过几次你做的食物。我喜欢品尝美食,不过不擅长烹饪。我很羡慕你能把专业和爱好结合在一起,你不应该放弃这方面。”
 佩金眨巴着眼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不过他觉得心情愉悦了很多,甚至有些想唱歌。
 “罗出发前给你说了什么吧。”
 “……”
 “他不常夸奖别人,他倒是经常小心眼。”佩金认同的点点头,基拉说话间打好了绳结,他们也走到了一处峭壁旁,“我曾经放过他鸽子,他给我预约的第一次互助会,我没去。”
 佩金张大了嘴,不是因为罗的心胸之狭隘,而是不敢相信自己要从这里下去。
 “这次的汇合地点也是他对你的报复吗?”
 “这是一年来最简单的一次旅行,我甚至把它定义为旅行而不是探险。如果你看过我之前的节目应该知道……我以前可从来没背过干粮。”
 “那我得再说声谢谢……所以这次行程是专门为我制定的吗?为了照顾我?”他得承认他有点开心,为很多事情,包括基拉对他的照顾,也包括对他专业的肯定,还有同样对美食的热爱。可能还有点别的。
 “不全是。”他的心要冷透了。“有不少粉丝私信我,建议我在一些普通人会犯错的地方加以解释。可是我不知道正常人哪里会犯错,碰巧我的战友要结婚离开了团队,我觉得可以先找个没有野外生存能力摄影师试试。”
 “然后碰巧我同时在向罗咨询转型。”
 “其实我没想着这期视频能用。”
 “谢谢你的鼓励,我觉得我可以下去了。”
 “或者剪成访谈节目也不错。”
 已经做好准备的佩金疑惑的抬头看了眼确确实实在笑着的基拉——真好看。
 “你的摄像机从昨晚开始,就忘记关了。”
 
 尴尬还是有的,基拉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而佩金依然在避免和基拉的近距离接触。他觉得这次旅行是一个改变他人生轨迹的阴谋——他对自己的性向竟然产生了疑问。在他回忆的过程中惊人的发现,即使从未见过面,两个人却早已产生交集。他当初甚至是有目的的让罗将点心带给‘基德那个有PTSD的弟弟’,而在知晓基拉微博后通宵补完了所有的视频。
 还偷偷存了好几张粉丝的截图。
 这个是有点基。
 “什么?”
 “……我说我有点累了。”
 “看到那里了吗?”基拉的食指可能指向了哪里,佩金没注意,他满脑子都是‘这个手太好看了,想亲’。
 直到他听到了直升机发出的巨大噪音才回过神,摄像机仍旧拿的歪歪斜斜,这次他是故意的。他希望这次的视频完全报废,他不想把这个不一样的基拉分享给别人。也许他可以尝试一下去约基拉,毕竟罗说过自己是他喜欢的类型。
 直升机里等待的罗看到他们招了招手,佩金在基拉回应前拉住了他的手。
 “我想——”
 基拉靠近了,佩金紧张的抿住了嘴,“还记得我说过罗小心眼吗?”
 佩金白了脸,抿住的嘴唇像溺水一样重新张开深呼吸。基拉的呼吸带来的温度像是要被直升机狂躁的风带走,金色的发丝扫过他的脸颊,他差点停止的心脏小心的跳动了一下。
 “I’m not gay……”基拉反握住佩金准备松开的手,“你这几天一直在循环的这首歌还不错,回去推给我——等我电话。”
 
 车走外链
 新年好🎉

评论(7)
热度(7)

草皮不是皮草

©草皮不是皮草
Powered by LOFTER